<strike id="eotv8"></strike>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listing id="eotv8"></listing></sub>
      1. 是藥七分甜姜蘅夏雁時小說-是藥七分甜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是藥七分甜

        是藥七分甜

        是藥七分甜

        10.0

        手機閱讀

        來源:火星

        作者:花匠先生

        時間:2019-12-25 11:26

        評語:把彼此當成心肝脾肺。

        《是藥七分甜》姜蘅夏雁時小說由柒一文學網提供給大家在線閱讀。是藥七分甜姜蘅夏雁時小說是本影視原著小說,是藥七分甜小說主要是說:姜蘅是夏雁時的藥,姜蘅這藥不哭,還甜滋滋的,甜到夏雁時心里的那種。

        精彩節選:

        這邊的樓梯走到底有兩個出口,前頭通往教學樓正門和校道,后頭連著塊大草坪,堆了幾大塊刻字石頭就敢叫名人林,是個鳥不拉屎的地。

        姜蘅想也不想,直接追到后門。

        果不其然,長發女生正貼墻皮垂頭往前走,看那肩膀頻率,估計在哭。

        姜蘅喊了聲,“學姐!”

        長發女生驚訝回頭,認了兩秒,不敢確定地問:“……你……”

        “我是校廣播臺的,前陣子灰鯨學年會時我旁聽過,你還加了我微信,讓我把采訪稿給你審一下再發。”姜蘅快步走上前,把剛剛備好的紙巾遞過去,“你還好嗎?”

        這位灰鯨聯盟宣傳部部長學姐,當日跟姜蘅要好友時,態度堅決又不乏親和力,處事頗老道,本以為會是個御姐,沒想私下竟然這么軟,能讓人指著鼻子罵。

        她接過紙巾,擦干臉上淚痕,悶聲問:“你找我什么事?”

        這一問,姜蘅竟答不上。

        要放尋常,有個不相識的女生和朋友吵架,吵輸后哭著跑了,想必也沒好意思讓不相干的人見到,姜蘅更不會自作多情上趕著去安慰。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非追過來。

        其實一追上來,她就有些后悔。

        “我……”她被自己堵了下,索性把書包甩背上,作著挽衣袖的動作,臉上還惡狠狠的,“你一張嘴說不贏那些人,正常!那是你還沒等到我出場就逃了,走,我陪你回去,非罵他們個片甲不留血洗紫禁之巔!不就是吵架嗎?我們文學院出來的,還沒怕過嘴皮子上的事。”

        學姐聽這么個兔子似的姑娘逞兇斗狠,愣了小半會,沒忍住,破涕而笑,“我想起你了,你采訪稿寫完了嗎?”

        這下換姜蘅傻眼,“……啊。”

        “啊什么啊!”學姐哭哭笑笑的,拿紙巾摁著眼,“我等你大半月了,還以為是你們項目黃了呢。”

        姜蘅立馬接了臺階,“確實黃了!”

        學姐瞅著她,“項目黃了,你還挺開心。”

        姜蘅忙說:“不不不,其實還是挺心痛的。”

        一陣沉默。

        學姐的眼淚止住了,赧赧地捏著紙巾,“……你全都聽見了?我……唉,要是讓灰鯨其他人聽到,都得罵死我,這么沒用,還是搞宣傳的呢……”

        “學姐你一個美術生,從畫海報的一路做到宣傳部部長,心細謹慎配合度高才是你的優點,和這些干嘴仗的比什么比,自降身價。”

        學姐愕然,“你還挺了解我。”

        她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問:“老大跟你說的?”

        灰鯨的人事資料確實是夏雁時讓自己背的,姜蘅便坦然地承認。

        學姐問:“老大還說什么了?”

        姜蘅回憶了下這位學姐的履歷,搜腸刮肚也找不著夏雁時還給過什么評價,估計在灰鯨里也絕不是什么中流砥柱的人物。“他和我提過一次,說最怕灰鯨青黃不接,當初大二創辦灰鯨,大家都是一頭熱血干白工,連學分都沒得拿,現在干出成績了,元老們卻都跟著他畢業,老將要走,薪火沒傳上,他遺憾,也對不起你們。”

        編。

        繼續編。

        夏雁時那刻薄嘴巴能說出這么掏心窩子的話才有鬼。

        可是這話對學姐管用。

        你看,學姐又要哭了。

        姜蘅嘆氣,“學姐,灰鯨最早就有你吧?”

        學姐哽咽著點頭,“我那時候其實是學生會宣傳部的,一開始他們是找部里大一新生義務幫忙,要畫山區自閉癥小孩……”

        姜蘅心里一個激靈。

        “新生怎么也畫不好眼睛,就想蒙混交差,那天我正好值班,因為要帶新生,我就重新畫了一張,邊教邊畫,后來他們來拿海報,兩張一起拿走了。當天晚上,我就接到老大電話,問我要不要去灰鯨聯盟。”

        學姐微微笑,梨花帶雨,很是好看,“其實那時我已經是校學生會宣傳部優秀干事,到大三肯定是副部,爭取一下說不定還能是部長,我申請退會時,趙極星還來勸我,讓我千萬別退,但我……”

        姜蘅替她說完。

        你還是義無反顧跟著夏雁時跑路了。

        從光明似錦的準校學生會部長這康莊大道上,跳進了當時前途未卜的小小灰鯨,又從海報開始畫起。

        可能是姜蘅臉上流露出某種神情,學姐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有男朋友的。”

        姜蘅想了想,“剛剛站你旁邊那位?”

        “嗯。”學姐嘆氣,“但也長不了,本來就快分了,今晚回去肯定就單身了。”

        “因為灰鯨?”

        “不是,因為要畢業了。”學姐又嘆氣,自嘲一笑,“大四畢業季,走哪都能聽到分手快樂。”

        她自覺跑題了,“老大不是他們說的那樣,拿灰鯨當墊腳石什么的,他不是那種人。老大他看著兇,也好挑人毛病,確實不大好相處,但他很念舊,重感情,也很愛才。”

        “你聽說過灰鯨的秘書嗎?”學姐突然問。

        姜蘅搖頭。

        學姐說:“學生會以主席團為領導核心,主席以下有三位副主席,此外才是辦公室。我們灰鯨的部門設置和學生會差不多,但沒有主席團,主席以下只有秘書,然后才是那些部門,相當于這個秘書才是我們灰鯨的二把手。”

        姜蘅想起那日學年會議,“可是你們有一位副主席……”

        “那是臨時的。”學姐笑了,“一臨時就臨時了兩年,到畢業了還是臨時工,老大再不給他轉正,他都快揭竿起義了。”

        姜蘅疑惑,“什么意思?”

        學姐說:“因為老大心里有個非他不可的秘書人選,請不到,就一直空著,還臨時升了個副主席充當二把手。”

        “……還能這么操作?”姜蘅驚訝。

        學姐也笑,“很奇葩吧?寧愿空著也要搞個臨時職位做替身。我們老大相當固執。”

        “誰啊這是?”

        “聽說是老大初戀情人,高中就在一起了,灰鯨是他們倆一起的構想,灰鯨創立之初,這個人還幫了大忙,但不知怎么兩人分手了。老大一直把二把手位置留空,就是在等這個人。”

        姜蘅沒想到能聽到這樣的事,“今年都第三年了吧?”

        學姐點頭,“要不怎么說老大重情呢?我也好奇,到底什么樣的人能和老大一起構思出灰鯨雛形?這樣的人,智慧、性情、相貌、家世,缺一不可才足以和老大相配吧?換個角度想,這樣一個女生,也確實值得老大等她三年啊。對不對?”

        “對。”姜蘅扯了下嘴角,覺得這笑不夠自然,便微垂腦袋,遮掩過去,“挺浪漫的,沒想到灰鯨還有這樣的故事。”

        學姐的心情顯然恢復了,“這事老大自己都只提過一次。”

        “他……怎么說的?”

        “怎么說的?”學姐拿食指點著下巴,回憶,“有次開會,有人問起這人到底什么時候能來灰鯨就職,老大說,等著吧。有人又問,等到什么時候?老大說,什么時候都等。”

        等著吧。

        什么時候都等。

        ===

        姜蘅和學姐的宿舍區不在一塊,聊到半路就得分開,學姐謝了姜蘅,與她道別。

        姜蘅一個人在校道上踱著,有幾分無處可去的茫然。

        “姜蘅!”蔣月騎著輛電動車老遠喊她。

        姜蘅回頭,蔣月正好停到她身邊,“回宿舍嗎?我載你。”

        “還早,不想回去。”

        “都九點半了,還早呢?不回去你在這兒轉來轉去干什么?鬼打墻?”蔣月拿手指彈了下車把頭下掛著的塑料袋,“我買了泡芙,招娣上回說好吃的那家,一起回去吃。”

        “你從老廣場過來的?”

        “對啊。”

        “騎你這車,從老廣場過來要多久?”

        “十分鐘。”

        姜蘅下了決心,“你把車借我。”

        蔣月立即下車,等姜蘅坐上去穩了,她才松手,“你要去哪我載你唄。”

        “你去不合適。”姜蘅拐了個彎,往反方向騎,“拜拜!泡芙不用給我留了!”

        蔣月這才醒悟過來,大叫:“你把車騎走了我怎么回去?”

        姜蘅哈哈大笑,聲音跟風一起飄來,“你腿長!”

        腿短的姜蘅騎著電驢風馳電掣,她的目標很明確。

        她要去找夏雁時。

        至于找他干什么,到時候現場編一個吧。

        她就想去見一眼。

        見一眼,心就定了。

        拐進小區門口大道時,姜蘅就停車上鎖,徒步往大門里去。路上她給夏雁時打電話,打了兩通都沒人接,她正疑惑自己是不是來的不湊巧,就見噴泉那兒坐了個人,看身影像極了夏雁時。

        她走近確認,真是夏雁時。

        那噴泉有里外高低三層,他坐在最外圍的石欄上,兩條長腿曲著,那根拐杖就橫在膝蓋上,被他有一下沒一下地轉著。

        這塊空地除了噴泉的水底燈,就剩半徑十多米外的一圈小照明燈,夏雁時坐在那兒,周圍除了點流水光影,再沒什么物件,顯得格外伶仃無依。

        “夏雁時!”姜蘅快步走過去,相當驚訝,甚至左右檢視了下這人有沒有哪里受傷,“你怎么一個人在這兒?出什么事了?”

        夏雁時也挺吃驚,“姜蘅?”

        “是我!”

        “你怎么來了?”他問,“現在幾點了?”

        姜蘅拎起他的手,觸感格外冰涼。她看他手表,“快十點了。”

        “這么晚?”

        姜蘅皺眉,“你一個人在這坐多久了?”

        “我八點半下來的。”

        姜蘅愕然,“你……”

        夏雁時又翻了下膝上拐杖,“我想試試自己一個人能不能出門,結果下來后走不回去了,就一直坐在這兒。”

        “你手機呢?”

        “沒帶。”

        “你喊人幫忙啊。”

        “……”夏雁時微撇過臉,“我喊不出口。”

        姜蘅半晌說不出話。

        如果她不是心血來潮過來看他一眼,他是不是要在這兒坐到天亮,等過往的住戶或保安瞧見,主動來問,他才勉為其難尋求一下幫助?

        這時候臉皮怎么又薄起來了!

        公然語音播黃文的勇氣去哪了!

        姜蘅坐到他身旁,仰頭看天,悵然喟嘆。

        夏雁時拿胳膊碰了碰姜蘅,“既然你來了,我們回去吧。”

        姜蘅卻沒動,“你原本想去哪?”

        “沒想去哪,”他頓了下,“我只是想試試能不能走出家門,試試能走多遠。”

        “下次別這樣了,真挺危險的。”姜蘅拉住他手臂,讓他和自己一起起身,“來都來了,走吧。”

        夏雁時問:“去哪?”

        姜蘅想了想,覺得還是食物最能拐帶他,“帶你去吃好吃的!”

        夏雁時不假思索往前走,“往哪邊?”

        姜蘅哭笑不得,“你可真是經不起誘惑。”

        有姜蘅攙扶,夏雁時的眼睛就跟長腿上似的,步伐邁得又快又穩。他們倆走出小區,姜蘅掏出電動車鑰匙一摁,不遠處小電驢響應解鎖。

        夏雁時疑惑,“哪來的車?你會開車?”

        姜蘅哈哈笑,“大少爺,是電動車!兩個輪騎的那種!”

        夏雁時哦了一聲。

        “離得不遠,我直接載你過去,吃完我再打電話讓陳叔來接你。”開鎖后,姜蘅拿腳撐行,讓電動車停在夏雁時身邊,“你扶著我肩膀,跨上來,小心別……”

        話未說完,車身猛地一沉,姜蘅重心不穩,差點歪了車頭。

        已經坐到她身后的夏雁時拿腳撐地,極度不信任,“你行不行?”

        “你上下車能不能先預告一下?”

        “是我瞎還是你瞎?”

        姜蘅笑出聲,“我瞎,我瞎!您扶好。”

        蔣月的電動車是簡潔女款,位置連坐,前后都沒扶手。

        夏雁時摸了一圈,問:“我扶哪?”

        姜蘅說:“搭我肩膀上。”

        夏雁時卻突然蹦出一句話,“這不好吧?”

        “……”姜蘅回頭看他,“你是在樓下被風吹傻了嗎?咱倆第二次見面你就大言不慚要背要抱我,那時候你怎么不重點考慮下男女有別?”

        夏雁時一聲不吭。

        姜蘅小幅轉動加速器,電動車駛出,夏雁時一晃,忙不迭扶住姜蘅肩膀。

        “扶好。”姜蘅絮絮叨叨地勸,“反正你也看不見,就把我幻想成七尺大漢吧,能拔山舉鼎撼動日月乾坤的那種,咱們治病呢,顧慮太多有害無益對吧,別的事都等治好眼睛你能回學校了再說,你都大四了,實驗、論文、保研,還有灰鯨,海量的事等著你去處理呢……”

        說著說著,她最后冒出一句話,“別想太多了。”

        這話出口,她終于有了結論。

        對。

        別想太多。

        • 是藥七分甜 截圖1
        • 是藥七分甜 截圖2
        • 是藥七分甜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9023173號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插逼逼,欧美视频亚洲视频,q2002电影影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