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eotv8"></strike>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listing id="eotv8"></listing></sub>
      1. 夢里不知身是客燕子司琴顧兆貞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夢里不知身是客

        夢里不知身是客

        夢里不知身是客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若初

        作者:燕子李三

        時間:2019-11-03 18:01

        評語:別時容易見時難。

        《夢里不知身是客》小說的主角是司琴顧兆貞,這里有夢里不知身是客小說在線閱讀。司琴顧兆貞小說主要講述了:司琴穿越成了飽受人間疾苦的一姑娘,于是她決定為了自己改變命運,首先從嫁人開始,她要嫁給顧兆貞,因為聽說他是個護短的瘸子。

        精彩節選:

        床幔低垂,我哼唧著伸伸懶腰,從漫長的午睡中醒過來,伸手一摸,旁邊長姐的位置涼颼颼的。

        我剛要拉開床幔去找長姐,就聽到嫡母吵吵嚷嚷的進來了:“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不是讓你帶她去魏國公府見見平郡王妃嗎?”

        只聽得聲音越來越近,我趕緊卷了被子躺下裝睡。嘩啦一聲,床幔被揭開了,秋日午后剛剛褪去炎熱的陽光瞬間灑了一床。一只有力的手粗暴地掀開被子,在我胳膊上擰了一把:“趕緊起來!”嫡母恨鐵不成鋼地吼向我。

        不想面對嫡母,我裝作沉睡沒有睜眼,等長姐來救我。果然,長姐一邊攔在嫡母前面護著我道:“貞貞還是個孩子,母親不要跟她一般見識。”一邊早已伸手撓我的胳肢窩。

        我憋著笑趕緊起來,撲到長姐懷里,試圖避開嫡母兇狠的目光。“哼~~!”嫡母看我不想惹她,鼻孔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長姐趕緊把我從被子里拉出來,喊她的丫鬟秋水、秋痕進來幫我重新梳妝,又打開她的百寶箱讓我挑首飾。

        想起嫡母提到的平郡王妃,我坐在銅鏡前,悶悶地問長姐:“長姐,我們要去見平郡王妃嗎?”說罷扭頭想看看長姐的眼神兒。一般長姐幫我擋不住的事兒,她的眼神都會很平靜很嚴肅,半點兒笑意都沒有。

        果然,長姐呆呆地愣了下神,干巴巴地安慰我:“沒事,魏國公府派人來遞帖子,說是世子夫人召集內眷聚會。母親讓我帶你去認一認平郡王妃,把你上個月繡好的花開富貴牡丹圖送過去。”我什么時候繡過這么個東東?我沒敢細問,長姐總不會害我,聽她的準沒錯。

        等秋水將我拾掇利索,秋痕又幫我換上出門衣服之后,長姐仍不放心地圍著我上下打量,偷偷地將她最喜歡的一支黃金飛鳳釵斜插到我的發髻后側。我沖長姐比了個剪刀手,晃了晃滿頭珠翠的腦袋,頓時覺得自己就像是小孩兒學穿大人衣服,總是欠那么點兒意思。

        一早就有人套好了車馬,長姐剛坐穩,就從隨行的秋水手里接過一個綢面包袱,一面遞給我,一面又細細囑咐我:“這是你要給平郡王妃的繡圖,你見了她,可不許像在家這么隨意,要端莊賢淑,不準隨便插嘴說話,問你什么就答什么。”

        我下意識地把包袱緊緊抱在懷里,不安地用指頭摳來摳去:“噢,知道了。”平日里跟在長姐身后,我真的已經把自己當成了年僅十六歲的顧三小姐,童言童語混吃騙喝,都忘了我是半路而來年近三十的現代女性了。當這種盲娶瞎嫁的事情真真切切從別人茶余飯后的笑談變成與我切身相關的痛楚,我才后知后覺地開始擔憂,我竟然也成了封建糟粕的一部分,而且還是及其弱勢的那一部分,給別人當小妾。

        魏國公府氣勢恢宏,院落層層疊疊,我跟長姐在內門里下了馬車,足足走了得有一里地,穿過彎彎繞繞的游廊,又上小橋穿過一個大荷花池,終于走到了此次舉辦京城高階級公侯內眷聚會的偏廳。我都要累吐血了,恨不能跳進荷花池解解汗,長姐卻還是面色如常步履平緩,見我臉上已經細細出了一層汗,她順手從腋下抽出手帕給我擦汗,習慣性地拉住了我的手。

        感覺到長姐溫潤有力的手,我躁動的心平復下來。我緊緊回握住她的手,走進內廳。秋水抱著包袱跟在我們后面。

        門口的丫鬟問清長姐身份之后,將我們領到里面一個年長的嬤嬤面前,說是平郡王妃的陪嫁奶媽。那嬤嬤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是顧三?怎么跟上次見到的不太一樣?”長姐輕輕將我拽到面前,細聲細氣地說:“這是我家三妹妹,貞貞,我是她的長姐,宣宣。”

        猛然抬頭看到一張不算友善的方臉,一雙不怒自威帶著十分鄙視的小眼睛,我壓抑著心中的反感,低頭貼著長姐試圖表現得乖巧一些,以免給長姐惹禍。誰成想那嬤嬤猛地伸手來捏我的胳膊,我本能地往后躲閃,她抓了個空。“真是小家小戶的庶女,畏畏縮縮上不得臺面!”她收回抓空的手,一邊轉身往廳里走,一邊恨恨地瞪著我:“一會兒見了王妃要有規矩,別這么跟小雞仔一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平郡王府以大欺小呢。”

        長姐急忙打圓場:“我們貞貞打小兒性格和善,就是膽子比較小,嬤嬤不要見怪。”說罷就推我跟在嬤嬤后面走。

        我心里憋著火,麻蛋的,老虔婆裝什么裝,老子在現代活了三十年了,奇葩也見多了,要不是不愿給長姐惹禍,我特么早就懟你了。暗自在心里泄泄火,臉上還要裝出一副您說得對您啥都對的順從樣子。

        我跟長姐被帶到一個身穿紅色大袖鳳尾裙的矮胖中年婦女面前,當我看到那個插滿金釵珠簪的大腦袋時,我突然明白了平郡王為什么非要納妾,還得要性情和順的……庶女。

        平心而論,平郡王妃并不能算得上丑,五官還是端正的,但是滿臉的橫肉和稍顯剛硬的長臉,你要是非說她長得漂亮,我也只能承認你瞎。長得丑沒關系,長姐以前說過,人家是右丞相的嫡孫女,關系眾多,根深勢大。燕京城里這么多王孫公子,有不少看中了她身后權傾一時的右相勢力,平郡王還是仗著豐朗瀟灑才躋身而出娶到她。

        “王妃,顧三小姐來了。”那嬤嬤指著我向王妃說道,倨傲地橫過眼來跟長姐點了下頭。

        長姐上前欠身問安,順手把我推到前面,好叫王妃看清楚一些。我按照出門前長姐的囑咐也欠身問安,平郡王妃盯著我的頭飾看了幾眼,耷拉著眼皮說道:“看來宣平侯府不像大家說的那么窮酸嘛,一個小小的庶女也能戴得起鳳釵,怎么著,小小麻雀也想飛上枝頭變鳳凰?”

        未等我做出反應,長姐側身站到我面前急聲解釋:“金釵是我給她的,上次匆匆一別,今天貞貞正式拜見王妃,也是想好好裝扮一下,給王妃留個好印象。”

        “我是問她,又不是問你,是她到我家做妾呀,還是你呀?”平郡王妃咬著牙在“妾”字上頓了頓。

        我不忍長姐因我受到奚落,脫口就懟她:“我是嫁到你家做妾,這不是還沒去嘛。”話音剛落,長姐就急忙忙捂住了我的嘴:“王妃息怒,貞貞年少不懂事兒,過府之后還得仰仗王妃多多教導。”

        聽到長姐的話,我突然反應過來,我是十六歲的顧三,不是三十歲的李雪花,逞一時口舌之快又會給長姐帶來新的麻煩。雖然顧兆宣只有二十歲,但是平日里對我照顧有加溫柔體貼,不自覺地在心理上我已經將她當成了自己的姐姐。

        想到這里我只能低頭不語,不敢去看平郡王妃已然變色的長臉。只聽她言辭激烈地教訓長姐:“宣平侯府好歹也是文官出身,不是詩書傳家嗎?上次見還是一副溫順的樣子,這次怎么還沒進門就開始頂撞我,進了門是不是要騎到我脖子上去了?”

        長姐作勢擰了我幾把,示意我給母老虎道歉。我強忍反感低頭認錯:“王妃息怒,貞貞年幼無知,還請王妃教導。”說完了我都想抽自己一個大嘴巴,早知道母老虎這么橫,我倒不如裝作小白兔算了,省得自取其辱。為了表示我道歉的誠意,我低下頭表示順從。

        半晌沒聽到母老虎回應,我疑惑地抬頭看她。她摩挲著手上的寶石戒指,不知道心里在盤算什么。

        長姐見狀,將我推到門口:“魏國公府的荷花素來有名,你去轉轉吧。”

        • 夢里不知身是客 截圖1
        • 夢里不知身是客 截圖2
        • 夢里不知身是客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