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溺寵神醫太子妃駱一笑南郭尋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溺寵神醫太子妃

    溺寵神醫太子妃

    溺寵神醫太子妃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中云

    作者:生日快樂

    時間:2019-11-03 09:02

    評語:你想退婚就退吧。

    《溺寵神醫太子妃》小說的主角是駱一笑南郭尋,這里有溺寵神醫太子妃小說在線閱讀。駱一笑南郭尋小說主要講述了:在現代,駱一笑是海歸醫學天才,前途十分可觀,上天似乎不滿她太過美好的人生,就讓她穿越成了一個帝都第一草包丑女還被南郭尋退婚了。

    精彩節選:

    李欣柔和李錦兒這兩姐妹表面和諧,其實私下里誰都巴不得對方去死。

    然而李欣柔卻明顯比個性張揚的李錦兒更加懂得什么叫做內斂。

    李欣柔的祖母原本是太后身邊貼身伺候的宮女,后來救了太后跟太后成了無話不談的好閨蜜,被賜婚給番國使臣張子寧,也算是個麻雀變鳳凰的典型案例了。

    李欣柔的母親張氏又被皇帝欽點嫁給給當年武舉狀元,也就是現在她的父親,兵部尚書李孝林。

    李孝林當年剛入仕時,英姿勃發引得許多大家閨秀愛慕,李錦兒的母親劉氏也是其中之一,本來劉氏是安國公府嫡出的三小姐,她那樣的身份要做皇家的媳婦兒也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她卻一意孤行,非要下嫁給李孝林,而且還要屈居于妾室,在一個宮女生的小賤人跟前伏低做小。

    一開始劉氏還覺得只要自己丈夫對自己好一點名分她都不在乎,但是隨著這兩年李孝林娶回家的女人越來越多,劉氏心理也越來越扭曲,她恨張氏,覺得張氏根本沒她有資格坐那個尚書夫人的位置。

    連帶著她的女兒李錦兒也覺得嫡小姐的位置本來就該是自己的,李欣柔不過是個下賤坯子而已,哪里比得上自己外祖父家門第高。

    而李欣柔和張氏自然也容不得劉氏母女,劉氏家族勢力龐大,對她們母女來說也是個很大的威脅。

    只是這些年誰也沒有把這層關系挑破了而已。

    因為這樣,李欣柔和李錦兒私底下本來就該是你死我活的關系,她們誰也不想誰活的好。

    太子妃之位對她們來說都是很大的誘惑,不管是哪一房得了,另外一房永遠望塵莫及。

    而在外人面前,李錦兒還是庶出,她不得不在嫡姐面前表現得乖巧客氣一點,但是她的野心卻是怎么都藏不住的,這一點,李欣柔早就看明白了。

    她也自然樂得看這個蠢貨去自尋死路,當然,如果順帶一起解決了那個礙眼的駱一笑,那她這個漁翁自然樂得撿這個好處。

    駱一笑坐在上首和父母親說話,突然問到一股不濃不淡的血腥味兒。

    如果不是長期在急診病房呆著,這種濃度的血腥味很難捕捉到。

    她還以為是自己親戚來了,撫了撫肚子,感覺又不太像。

    正當她準備起來找個茅廁檢查的時候,駱夫人驚叫了一聲就要護在她身前。

    駱一笑這個時候才看到,剛才她坐的那個草蒲坐墊下面突然竄出了一條細長的五步蛇。

    駱一笑猛地將想要護在自己身前的駱夫人推到了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么事情的駱林懷里,朝著在座眾人喊了一句:“有蛇,退后。”

    在場的眾位小姐們嚇得哭爹喊娘,四散奔逃,場內各種繡鞋金釵落得滿地都是。

    駱夫人不顧一切大聲哭喊著,“笑笑!笑笑!”

    駱林也趕緊想要上前,卻見駱一笑十分從容地伸出手,駱夫人嚇得大叫,幾乎快要暈過去。

    下一刻,眾人驚詫,駱一笑竟然一把就捏住了那蛇七寸,只一用勁,蛇膽膽汁破裂而出,那條蛇當場死了過去。

    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擦了擦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剛才發生在自己眼前的事情。

    駱一笑卻仿佛一點都不在意,以前她爸為了做研究,也用人工方式培育過很多的實驗動物,蛇也是其中一種。

    她很小的時候就會在恒溫箱里幫老爸抓各種奇怪的動物送去做實驗,雖然一開始也害怕,但是托老爸鴻福,她后來在英國的醫學實驗室里看到這些玩意兒跟見著親人似的。

    不過,現在她手里的“親人蛇”已經蚊香圈圈眼了。

    駱林夫婦不顧一切走上前去,拉著駱一笑渾身上下打量,生怕她被傷著。

    “笑笑,你沒事兒吧?”夫婦兩人著急地不行。

    卻看駱一笑一臉十分惋惜的樣子,駱夫人焦急問道:“笑笑,怎么了?是不是被傷到哪里了?你快告訴娘。”

    駱一笑舉起手里的死蛇,嘆息了一聲,“五步蛇蛇膽啊,好東西,碎了,不值錢了。”

    噗……

    駱林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別人都嚇得逃命,她劫后余生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操心蛇膽的事兒。

    虧他這段時間以來還以為女兒開竅了,現在看來,該給她開點藥補補腦子了。

    那邊李欣柔和李錦兒顯然都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尤其是李錦兒,更是一臉糞色。

    “居然讓她給逃過去了!”李錦兒一口銀牙險些咬碎。

    而這時,站在上首的駱一笑卻突然笑了,只見她左手掰正了她的“親人蛇”的腦袋,然后右手食指中指微微一用力,“咔嚓”一聲掰斷了她的“親人蛇”的腦袋。

    李錦兒嚇得倒抽一口涼氣,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五步蛇的腦袋用糧食燒酒浸泡,然后放一些滋補藥材,比方說枸杞、當歸、熟地等,治風濕的好東西啊!”

    在場的小姐們好多都被嚇哭了,看到駱一笑這樣的表現又忍不住梨花帶雨地笑了。

    “笑笑,你……”駱林已經驚得不知道該說什么話了。

    而下一刻,駱一笑已經把蛇腦袋扔進了菱角懷里,“按我剛才說的,拿去泡酒。”

    菱角嚇得面色煞白,拿著那個血淋淋的蛇腦袋呆在原地不敢動彈。

    “可惜啊,就是有點少,不知道放蛇的人手里還有沒有更多呢,如果有的話多泡一點藥效更好呢。”

    她這話一出,在場眾人再次詫異。

    剛才駱小姐話的意思是,這些蛇是有人故意放進來的嗎?

    駱一笑只是嘴角勾著,蛇最喜歡血腥味兒,剛才那陣突然在她身邊出現的血腥味兒難道只是偶然嗎?

    呵——呵——

    去騙鬼鬼都不信!

    她很好奇,在場這些一個個看起來外表柔弱的千金大小姐們,哪一個能玩兒出這么陰的手段。

    根據駱一笑剛才聞到的血腥味這條線索,應該能夠找出罪魁禍首。

    只是那些血腥味兒來自哪里呢?

    駱一笑對血液的味道十分敏感,她本能地嗅了嗅鼻子,依稀又聞到了剛才那陣血腥味兒。

    而那血腥味兒一散發出來,離駱一笑不遠的一處草叢里又鉆出四五條五步蛇來。

    在場的眾位小姐再一次嚇得魂飛魄散,互相抱著對方一動也不敢動。

    這次侍衛們反應迅速,圍上前去揮劍便砍,而駱一笑則是在后頭放聲喊著,“留著蛇腦袋,留著蛇膽,都別給我弄壞了。”

    眾侍衛滿頭黑線,別人看見蛇跟見鬼了似的,她看到這些東西反而當寶了。

    這位駱小姐跟正常人還真是不一樣啊。

    就在侍衛與蛇糾纏的時候,駱一笑已經察覺到了剛才那陣血腥味兒從哪里來了。

    她回過頭,走到自己剛才坐的那個地方屏風后頭,她還以為會見到什么動物尸體之類的,但是很奇怪,她只在正對她座位的地方看到了一株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黑色植物。

    只是這株植物卻不是一般的綠色,而是通體紫黑色,上面還開著一朵紫紅色的妖冶花朵,她一靠近,那花朵散發出來的血腥味兒更濃,即便是駱一笑這樣經常聞血腥味兒的人都險些沒吐出來。

    她下意識覺得這株植物很有問題,叫了幾個壯丁把屏風挪開。

    “父親,你看看這是什么。”駱一笑覺得駱林對中草藥很有研究,她覺得這個東西他應該是見過的。

    但是沒想到連駱林見到這個東西也是犯難了,這樣的植物他從來沒有見過,味道也是從來都沒有聞過的。

    站遠了聞這東西有股子血腥味兒,站近了就能聞到一股子惡臭,沖得人頭腦發暈。

    “這個我也沒有見過。”駱林蹙著眉頭。

    “這個叫做午夜幽蘭。”門口,一個男聲突然出現,眾人回過頭去,只見南郭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出現在那里。

    大家紛紛下跪,“太子殿下千歲!”

    只有駱一笑站在那里,一臉不爽的樣子,心里還在腹誹著這個每次半路殺出來耍帥充當救世主的家伙。

    太子免了眾人的禮走到駱一笑跟前,也不跟駱一笑計較。

    駱林起身后很詫異地看著太子,太子怎么會知道這東西是什么呢?他是太醫院的院判,按道理來說見過的花草植物比太子多很多。

    南郭尋看著一臉詫異的駱林道:“駱大人,這種午夜幽蘭是一種很邪門的東西,在太祖皇帝的時候已經被下令用火燒光了,所以除了皇家典籍當中對它有所記載,別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駱林點頭,原來如此,只是他還有一點想不明白:“太子殿下,這午夜幽蘭邪在何處?”

    太子看著那株紫黑色的植物,“午夜幽蘭以血為養分,會散發血腥味誘捕蛇、狐貍和狼等嗜血的動物,只要碰到它就會中毒,毒液比五步蛇更加歹毒千倍,一沾必死,獵物上當中毒之后尸體腐化成為它的養分,有的時候人不小心沾上了也會送命,所以在太祖的時候便已經被下令全部鏟除,而如今卻有一株出現在碧雪池了,本宮今日也想知道它來自哪里!

    • 溺寵神醫太子妃 截圖1
    • 溺寵神醫太子妃 截圖2
    • 溺寵神醫太子妃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