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zlls7"></nav><sub id="zlls7"><table id="zlls7"><small id="zlls7"></small></table></sub>
<form id="zlls7"><th id="zlls7"><span id="zlls7"></span></th></form>

<form id="zlls7"><th id="zlls7"></th></form>

<progress id="zlls7"><th id="zlls7"></th></progress>
    <form id="zlls7"><th id="zlls7"><noscript id="zlls7"></noscript></th></form>

    1. 這個總裁像爹地簡海溪寧季維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這個總裁像爹地

      這個總裁像爹地

      這個總裁像爹地

      10.0

      手機閱讀

      來源:微閱云

      作者:洛溪

      時間:2019-11-01 11:25

      評語:我不是像他們的爹,我就是。

      《這個總裁像爹地》小說的主角是簡海溪寧季維,這里有這個總裁像爹地小說在線閱讀。簡海溪寧季維小說主要講述了:六年前,簡海溪遇到了一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渣男前男友,把自己送到寧季維床上去了。六年后,簡海溪獨自一人帶著意外懷上的寧季維的兩個孩子。

      精彩節選:

      翌日,簡海溪一大早就接到了一通電話,陌生的號碼。

      “喂?”簡海溪接通,對面傳出寧季維的聲音:

      “我是寧季維,方案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繼續回去上班,其余的事情我會處理。另外項目的事情,既然是你想出來的,那么跟國內電商溝通的事情,就交給你親自負責。”

      “好,沒問題。”簡海溪應下。

      寧季維又道:“不過,我要你篩選出國內最適合合作的電商品牌給我,并且寫出分析報告。”

      掛了電話,簡海溪興奮的歡呼出聲,聽到簡海溪的聲音,簡翊和簡蕊都醒了過來。

      “媽咪你怎么這么開心?”簡蕊問道。

      “蕊蕊,總裁剛給我打了電話,媽咪可以回去上班嘍!”

      “真的嗎?太好了媽咪!”簡蕊和簡翊一聽,開心的抱著簡海溪親了好幾下。

      “好啦好啦,你們快快的去洗漱,媽咪去給你們做早飯去。”

      說完,簡海溪去了廚房,簡蕊也開始去洗漱。

      簡翊回了房間,正想換衣服,隨手看了眼放在床頭的手機,卻發現自己的手機被黑屏了。

      他皺眉拿起手機,自動開機的屏幕上出現了一排字——礦泉水小家伙,替我跟你妹妹問好。

      簡翊愣了下,這才知道簡蕊喜歡的那個帥哥哥就是昨晚他們發視頻的總裁。

      沒想到兜兜轉轉竟然是同一個人。

      他們之前查了寧季維的信息,就是沒注意他是哪個公司的。

      沒想到還是個厲害角色。

      簡翊看著那行字,唇角無意識的勾勒起來。

      簡蕊看見他一直站在床邊,走過來疑惑的問:“哥哥你怎么了?”

      簡翊趕緊收了手機,搖頭道:“沒事。”

      “是嗎?”

      簡蕊疑惑的歪頭看他,“可是哥哥你一直在笑哦~”

      簡翊愣了下,這才發現自己嘴角的笑容竟然壓都壓不住。

      “哦我知道了,哥哥你是在為媽咪高興是吧!”

      簡蕊跳起來撲到簡翊身上抱著他,“哥哥你真是我和媽咪的守護神!”

      說完也不顧簡翊的反抗,抱著他親了又親。

      簡翊紅著臉無奈的任她抱著。

      吃完早飯,簡海溪先把孩子們送去了學校才回了公司。

      剛到公司,一直等著她的謝暖就歡呼出聲,開心的對她道:“海悅我都等你好久了,今天早上一早公司郵件就發到了所有員工的郵箱里了,總裁宣布你的方案被公司啟用了!”

      簡海溪有些驚訝,她沒想到寧季維竟會給所有人發了郵件,這等于是在為她正名。

      謝暖看了眼其他人,冷哼道:“這下看那些勢利小人還敢說什么。”

      設計部的其他同事都有些尷尬,沒人敢正面看簡海溪的眼神。畢竟他們之前沒有替她說過話,這個時候自然也不好上前。

      簡海溪倒是無所謂,在這個社會上,人情冷暖本就是常事,她只是真心的感謝謝暖。

      簡海溪拉過謝暖的手,感激道:“暖暖,如果這次不是你,我不一定能回來,我都不知道怎么謝你了。”

      謝暖被她這么鄭重其事的感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你都謝了我好幾次了,再說了咱們不是好朋友嘛,好朋友有難當然得兩肋插刀啦!再說我也只是幫你問問話什么的,也沒幫到什么大忙,你再這樣跟我客氣可就生分了。”

      簡海溪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很多情誼記在心里就好。

      而此時的桑家,桑父正在大發雷霆。簡海溪的事情整個邁騰都知道了,桑家自然也得到了消息。

      桑父氣的指著桑嵐罵道:“你說說你,辦個事兒都不知道清理干凈自己的手腳,這一次季維沒有點名是你的偷的,已經算是給我面子了。但誰眼睛也不瞎,這事兒雖然明面上不會有人戳著你脊梁骨說,但背地里咱們桑家的臉都讓你給丟盡了!”

      桑嵐也委屈,“誰知道簡海溪竟然能拿到那個視頻的,我也想過辦法了,但公司的監控我都黑不進去,誰知道她怎么做的。”

      “你還敢說!”

      桑父氣的摔了杯子,“要是你下次還敢胡鬧,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成天關鍵的事情不做,總是惹事。你趕緊想辦法懷上季維的孩子,跟他結婚才是正經事兒知道嗎?別再去公司瞎參合了,丟人。”

      聽到桑父提到孩子的事情,桑嵐更委屈了,“我能怎么辦?季維根本就不想跟我在一起,誰不知道他心里早就有人了。當年寧家鬧得沸沸揚揚的,要不是后來因為那些事,他和聞情暖早就在一起了。”

      “現在說這些做什么?”

      桑父恨鐵不成鋼的提點道:“別說什么想不想跟你在一起,不管想不想,季維現在都是你的男朋友。如何讓你的男人跟你睡覺這樣的事還要我教你嗎?這個世界上有多少男歡女愛不是發生你情我愿的情況下的?聰明一點,稍微使一點手段,懂了嗎?”

      “我知道了爸……”桑嵐低頭應道。

      “還有,你先去把這件事處理了,把自己摘干凈了。”

      桑嵐從桑家出來后心里陰郁至極,她當然明白桑父的意思,只是心里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想到簡海溪的兩個孩子,桑嵐冷笑著去了學校。

      簡海溪,我說過只要你敢揭發這件事,我就讓你做不出媽媽。

      桑嵐去了學校,直接找了校長,說自己是簡海溪的妹妹,要替孩子請假帶他們離開。

      校長見她帶著口罩和墨鏡,心存疑慮,于是喊來了簡翊。

      桑嵐在見到簡翊的瞬間就愣在了那里,因為那張小臉實在是太眼熟了。

      而本以為忽悠一個小孩不會很難,結果簡翊一見她就指著她說她是人販子。

      校長黑了臉看著桑嵐,明顯也在懷疑她的身份。

      桑嵐著急解釋道:“我真是簡海溪的妹妹,校長,孩子小說胡話呢,這話您也信吶?”

      簡翊冷冷的道:“既然你說你是我媽咪的妹妹,那你就是我小姨了了?可我從沒見過你,還有,作為小姨,你知道我和妹妹的生日嗎?”

      “我……”

      桑嵐噎了下,小姨的路走不通,于是她只能改口道:“不是親妹妹,只是我和簡海溪關系特別好,是很好的朋友,和親姐妹一樣。”

      簡翊翻了個白眼,“那你證明下,比如,你知道我媽咪最喜歡什么,最討厭什么嗎?”

      “……”桑嵐當然不知道。

      簡翊卻沒這么放過她,接著問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卻知道我有個妹妹,很明顯你是調查過我們,你來替我們請假是想帶我們去哪兒?”

      桑嵐此時已經被簡翊的連環問給弄糊涂了,見校長越來越警惕自己的眼神,只能硬著頭皮道:“我,我是代你們去找你媽媽呀。”

      “哦,找我媽咪呀。”簡翊狡黠一笑,指了指校長桌上的電話,“那你給我媽咪打電話確實一下,你知道她的手機號碼嗎?不知道沒關系,我會背,我幫你撥號碼。”

      校長看著桑嵐什么都答不出來的樣子,沉著臉問道:“你到底是誰?找孩子想帶他們去哪里?”

      “我……”

      桑嵐正想找個借口趕緊離開,不料簡翊卻指著她對校長道:“校長,她肯定是人販子,這幾天我和妹妹回家總覺得被人跟蹤了,肯定就是她!你看她一身全副武裝,又是墨鏡又是帽子的,還戴著口罩,就是害怕被人認出來。她肯定是人販子無疑了!”

      校長看著啞口無言的桑嵐,自然也認同了簡翊的說法,黑著臉不管桑嵐怎么解釋還是報了警。

      桑嵐直到被關進了警局都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一個五歲的小孩給送進來了!

      而且簡翊那張臉……

      她曾經偶然間看過寧季維小時候的相冊,里面的一張照片上,幼時的寧季維幾乎和簡翊一模一樣。

      兩個人相像的,令桑嵐感覺到一種莫名的不安。

      *

      簡海溪正在公司上班的時候,接到了校長的電話。

      “簡翊再學校遇到了人販子。”簡單的一句話差點讓簡海溪心都掉了出來。

      “孩子們沒事,人販子也被送到警察局了,只是保險起見,還是需要您過來一趟……”

      校長后來的話她雖然都聽懂了,但整個人依舊無法從那句“簡翊遇到了人販子”中冷靜下來。

      她負責的工作這個時候才剛好完成電商的篩選,掛了電話后,她沒有猶豫的跟副總請了假。

      副總聽說了她的事情后,倒也沒有為難,而且還擔心她應付不來,找了謝暖陪她一起去,讓她需要幫忙的時候隨時打電話。

      簡海溪感激的謝過副總,和謝暖開著車直奔學校。

      謝暖見簡海溪魂不守舍的,不由安慰道:“海悅你也別太擔心,校長不是說了孩子沒事嗎?”

      簡海溪搖頭,“校長是說了人販子已經送警察局了,但我只要一想到這件事就后怕,如果不是翊翊夠聰明,是不是他和蕊蕊這時候已經被帶走了?”

      謝暖嘆了口氣,發生這樣的事任何做家長的心里都不會輕松。

      簡海溪道:“暖暖,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我著急證明自己,但卻害的孩子們身處險境,這件事一定是桑嵐的報復,她說過如果我揭發了真相,她就讓我做不成媽媽……”

      說著,簡海溪聲音已經有點哽咽了。

      “海悅,你先別自己嚇唬自己啊。”謝暖寬慰道:“翊翊這不是沒事嘛,再說了翊翊和蕊蕊這么聰明,就算是人販子也帶不走的,他還能把人販子送警察局去呢!”

      簡海溪搖頭,眼眶緋紅。

      到了學校后,簡海溪和謝暖去了校長辦公室的時候,就見到簡翊和簡蕊正坐在屋里等她們。

      見到兩個孩子,簡海溪急忙上前擁抱住了他們,仿佛只有這樣才能真實的感覺到他們一切安好。

      知道簡海溪擔心,簡蕊懂事的拿小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媽咪不要擔心哦,蕊蕊和哥哥都沒事的,人販子已經被我們趕跑了!”

      簡海溪哽咽的說不出話,只能連連點頭。

      兩個小家伙一左一右緊緊的摟著簡海溪的脖子,雖然他們很機靈的處理了這件事,但到底是幾歲的孩子,也還是會怕的吧?

      謝暖在一旁看著三人抱在一起的畫面,也差點沒忍住哭出來。

      簡海溪抱了好一會兒才松開手,摸了摸簡蕊又摸了摸簡翊,夸道:“翊翊真棒,你今天做的很好!”

      簡翊被夸的有些害羞,主動又伸手抱著簡海溪的脖子,偷偷在她耳邊低聲道:“媽咪,那個人販子是桑嵐,就是那個偷了媽咪你方案的壞女人,雖然她帶了墨鏡口罩,但我還是認出來了。”

      簡海溪愣了下,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是桑嵐親自來了,“你確定嗎?”

      簡翊點了點頭,簡海溪目光深沉一片。

      校長這時說道:“簡小姐,人販子已經在警察局了,有些情況需要你過去處理一下。”

      簡海溪點了點頭,“沒問題,等一會兒我就過去。孩子們受了驚嚇,我需要點時間安撫他們。”

      校長點了點頭,但看著精神奕奕的簡翊和簡蕊,又看了看臉色微白的簡海溪,他倒是覺得真正受到驚嚇,需要安慰的人不是孩子們,而是她。

      簡海溪和謝暖帶著孩子們去了操場,謝暖這是第一次見到兩個小家伙,不由激動的抱了抱簡蕊,又伸出手戳了戳簡翊的臉頰,還獻寶似的貢獻出了自己帶來的巧克力。

      “終于見到你們了,你們不知道我每天都快拿著你們媽咪的手機舔屏了!”謝暖道。

      簡蕊一見巧克力就沒了任何抵抗力,抱著謝暖親切的叫阿姨,一副完全被收買的樣子。

      “蕊蕊也喜歡暖暖阿姨,暖暖阿姨要經常來看我們哦~”

      “那當然必須了!”謝暖保證道。

      簡翊雖然還維持著他的高冷形象,但對于媽咪這個忠實的好朋友,簡翊表示還是很喜歡謝暖阿姨的。

      簡海溪又問了一遍事情經過,簡翊清楚簡潔的講了一遍。謝暖聽了震驚的瞪大了雙眼。

      “翊翊你也太聰明了吧!簡直就是個小天才,這種事我自己遇上都不一定有你反應的快,每一句話都把她框的死死的,阿姨簡直太崇拜你了!”

      簡蕊最喜歡別人夸她哥哥了,這時候驕傲的插嘴道:“暖暖阿姨,哥哥就是天才哦~不是小天才,是個大大的天才,在國外的老師們都是這么說的。”

      “是嘛!”謝暖又驚又嘆,“哎,能有你們兩個小天使,我真是嫉妒死你們媽咪了。”

      “嘻嘻!暖暖阿姨不要氣餒,你多生幾個,雖然你不一定能生出來哥哥那種天才,但準能生出來像蕊蕊這么可愛的寶寶的!”

      “……”謝暖好笑的搖了搖頭,被小丫頭說的都不知道該接什么話了。

      簡海溪見謝暖和孩子們相處愉快,也放心了很多,她拜托了謝暖留下來陪著孩子們,自己去警察局處理桑嵐的事,等放學過來接著他們一塊兒回去。

      謝暖巴不得多和兩個小活寶多玩兒一會兒,自然滿口答應了下來。

      警察局里,桑嵐不斷的辯解自己不是人販子,這一切只是個誤會,可簡海溪沒來,她的辯解沒有人理會。

      “我們看過你的資料,你資料清白沒有黑歷史,所以你可能不是人販子,但這解釋不了你為什么要去誆騙簡海溪的孩子,你想孩子帶哪兒去?這樣的動機和目的你只用誤會兩個是解釋不了的。

      如果是你們大人之間的恩怨,你也必須等到簡海溪過來簽署了諒解書才行。”

      負責審問的警察只一句話就讓她沒有話說。

      桑嵐只能搬出桑家和父親的身份,她本以為有錢能使鬼推磨,但沒想到剛說出口,就被審訊警察厲聲打斷。

      “你是要賄賂我們嗎?你爸有權有勢,就是你拐騙人家孩子的理由了?再拿錢財跟我們說事,我們完全有理由以賄賂警員的罪名控告你。”

      這下桑嵐不敢說話了,她等了很久才等到簡海溪來。

      而簡海溪的要求也很簡單,簽署諒解書可以,但在之前,她需要桑嵐簽署一份協議,如果她的孩子之后再出現類似的情況以及其他危險的狀況,桑嵐都是第一嫌疑人。

      因為桑嵐這次的行為嚴重,所以對于這個協議公安機關也表示沒有意見。

      桑嵐聽后卻不同意了,這么屈辱的條件,她怎么可能同意?

      簡海溪冷笑道:“桑嵐,實話告訴你,如果以后我的孩子們發生了危險,不論是綁架還是意外,任何的情況,別說警方會第一時間懷疑你,我,就是拼了命,也會讓你百倍償還。”

      “簡海溪,你……”

      “對了,忘記告訴你了。”

      簡海溪打斷了她的話,冷笑道:“我再來之前已經聯系了好幾家雜志社,大家對于你這樣的富二代紅二代犯罪的事情熱情度也不小,要不要上頭條,你自己考慮一下。”

      “你在威脅我。”桑嵐道。

      “威脅?”簡海溪扯了下嘴角,看著桑嵐說:“相比你,我已經仁慈很多了不是嗎?”

      桑嵐瞪著簡海溪,好半晌才不情不愿的咬牙道:“好,我簽!”

      簡海溪拿了協議,也簽了諒解書后,看都不想再看桑嵐一眼,轉身就要離開。

      然而她卻被追上來的桑嵐攔住。

      “還有什么事?”簡海溪不耐煩的問道。

      “簡海溪,我問你,你孩子的爸爸是誰?”

      • 這個總裁像爹地 截圖1
      • 這個總裁像爹地 截圖2
      • 這個總裁像爹地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