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eotv8"></strike>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listing id="eotv8"></listing></sub>
      1. 如果不能共白首小說在線閱讀-如歌南宮逸小說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如果不能共白首

        如果不能共白首

        如果不能共白首

        10.0

        手機閱讀

        來源:微閱云

        作者:暮小哥

        時間:2019-10-31 17:13

        評語:永生逃不開的劫。

        《如果不能共白首》如歌南宮逸小說由柒一文學網提供給大家在線閱讀。如果不能共白首如歌南宮逸小說主要是說:如歌算算日子,距離那段不堪回首的經歷已經過去兩年了,她也從以前的高高在上,到如今的淪入風塵,遇到南宮逸,讓她的生活再次遭遇重重的一擊。

        精彩節選:

        “鏗鏗鏗!”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時候,我聽到一聲巨響,廠房的一面墻坍塌了下來,接著是幾聲金屬碰撞的聲音,然后,我看見圍著我的幾個男人都慘叫著倒了下去。

        血!刺鼻的血腥味混著鐵銹的霉味讓我胃里一陣翻滾,我踉蹌著扶著籠子的邊緣吐了起來。

        “媽的,南宮逸你耍詐。”與此同時,我的頭發被揪了起來,然后被用力一推,哐啷一聲,籠子的門鎖上了。

        慌亂中我的頭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疼得我眼冒金星,渾身戰栗。

        但也讓我的意識恢復了些。我抬頭看去,南宮逸高大的身影從坍塌的墻壁后面沖出來,見我被楊子鎖進了籠子,直接奔旁邊一個黑衣男子飛起一腳,怒吼道:“你他媽傻逼是不是,怎么不先救人。”

        我這才看清楚,在楊子浩的左右各有一個人,我記得他們,都是南宮逸的貼身保鏢。

        被打的保鏢也知道自己做錯了,神色緊張的看著我。

        楊子浩面色猙獰的看著我,又看向南宮逸,他帶來的人都已經受傷倒地。只剩下兩個還勉強能站起來。

        “去開門。”南宮逸死死的盯著他,對保鏢吼道。

        “慢著,誰要是敢動,我就讓她灰飛煙滅。”楊子浩突然靠過來,倚在籠子上,右手拿著一個黑色的盒子一樣的東西。

        我離得近,看的很清楚,那是定時炸彈的遙控器。

        “南宮逸,我知道你厲害,可我也不是傻子,做事總得給自己留條后路不是。你看這個籠子,這里面每一根鐵管里都裝滿了炸藥,只要我的手稍微抖一抖。”他陰笑著比劃了一個爆炸的手勢,“嘭!你就可以欣賞到最美的人肉煙花了。”

        南宮逸的臉色發青,一雙鷹隼發出冷冷的目光,就像是帶著冰碴一般,緊緊的鎖著楊子浩。

        “你說吧,你想怎么樣。”

        楊子浩仰頭笑了起來,目光卻兇狠無比,“事到如今,我沒什么好顧忌的了,我要你,自廢雙手,然后,跪到我腳下,求我。”

        南宮逸輕笑了一聲,目光如狼,“好,你想要我的手我給你,但是,她要是有一絲一毫的損傷,我會把你千刀萬剮。”

        我心里一顫,身體一個趔趄癱軟在籠子里,碰到了額頭上的傷口,血水滴了下來。

        楊子浩握著遙控器的手緊了緊,我能看到他做了個吞咽的動作,吼道:“快點,別他娘給老子廢話。”

        南宮逸伸出手,“你要我的手我給你。”

        楊子浩給他的兩個人使眼色,“去把他的手廢了。”

        那兩個手下也是紅了眼,他們混黑道的都將義氣,眼看著自己的兄弟都倒在自己面前,甩著刀朝南宮逸走去。

        “三爺!”

        南宮逸的兩個保鏢焦急的沖上前想要阻止,但被他厲聲吼了回去。

        “滾一邊待著,看好如歌,再出差池我饒不了你們。”

        “嘖嘖,這出戲比我想象的還精彩,真是想不到,三爺為了這個女人女,什么都不顧了。”楊子浩拍拍手,示意他的兩個人快點。

        “南宮逸,你傻啊……”我終于忍不住對著南宮逸罵了出來。我們明明什么關系都沒有,甚至認識的時間也不長,他為什么要這樣為我。在我心頭盤旋多日的答案呼之欲出,但我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南宮逸被我罵了,不怒反笑,他看著我,咧嘴笑了。

        “二十多年都是精明著過來的,是該傻一回了。”

        “少他媽廢話,你倆快點。”楊子浩不耐煩了,催促著自己的手下。

        然后,我看著那兩個人一個抓著南宮逸的手按在地上,一個拿著刀子在他手腕上比劃了一下,橫著刀子切了下去。

        “別碰他!”我目赤欲裂,心猶如被刀子絞著一樣的疼,“楊子浩,你不是要睡我嗎?來啊!”我大吼一聲,伸手撕扯著自己的衣服。

        突然的怒吼,加上我瘋狂的舉動,讓在場的人都一愣神。

        但南宮逸顯然是最先反應過來的那個,他猛的從地上暴起,手腕一翻,毫不費力的掙脫了那兩個人的束縛,同時那把本要插進他手腕的刀子落入了他的手中。只見一道寒光閃過,楊子浩哇的一聲慘叫,一條血線順著他的手臂滑下。

        與此同時,南宮逸整個人像豹子一樣撲了過來,速度快的讓人完全看不清,炸彈遙控器就穩穩的落入了他的手中。

        楊子浩還沒回過神,就被南宮逸的兩個保鏢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南宮逸也沒問楊子浩要鑰匙,隨手從地上撿了個鐵絲之類的東西,三下五除二打開了籠子。

        伸手一拉把我抱了出來放到地上,脫下自己的風衣,裹在我的身上。

        “沒事了,沒事了。”

        短短的十幾鐘,局勢逆轉,我身體乏力,加上還有媚藥的作用,直接往地上癱軟下去。

        “如歌。”南宮逸眼疾手快的扶住我,叫了他的保鏢,“先把人帶到車上。”

        保鏢會意,這一次不敢有一點閃失,扶著我往外走去。

        “南宮逸!”我回頭叫了一聲。

        他眼角含笑的看著我,低聲道:“乖,出去等我。”

        我才剛出廠房,就聽到楊子浩凄厲的慘叫,那聲音聽著讓我忍不住渾身一顫。

        扶著我的保鏢似乎有所察覺,“放心吧,三爺的狠只對敵人,他是疼你的。”

        我不置可否,坐進車里,腦袋靠在車窗上。

        不管是體力還是精神都已經透支了,我癱軟的我在后座上,身體里的媚藥似乎又開始蠢蠢欲動。

        我知道剛才之所以能保持意識清醒是因為我的嘔吐和頭部傷口的流血,導致了一部分藥物的流失。

        我有些不安的蜷縮起身體,希望能夠保持清醒。可是藥效卻越來越重,驚動了前座的保鏢。

        “如歌小姐,你沒事吧。”

        我搖搖頭,咬著唇抑制體內的欲火。由于不斷的扭動額頭的傷口擦碰到座椅,疼的我直呲牙,我突然靈光一閃,抬頭朝車門上撞去。

        可是預期的疼痛并沒有發生。

        “你在干什么?”

        車門開了,我的頭被南宮逸托在手上。

        他把我扶起來,坐進車里。吩咐保鏢開車。

        我看著他,他的神色陰沉,很嚇人。好半天他才緩和了些,伸手把我拉進懷里,撫著我的脊背,手指微微發抖,聲音有些輕顫的說道:“就讓我放縱一次吧。”

        我鼻子一酸,止不住的哭了起來。

        我真的以為我必死無疑了,可是,他出現了。

        南宮逸緊緊的抱著我,把我頭按在他的胸口。我聽著他過快的心跳,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剛剛本就發了藥性,這會被他強大的男性荷爾蒙包圍著,身體里的欲望更加強烈。

        我掙扎著扭動身體,不想讓他看到異樣。但終究還是被他發現了。

        “怎么這么燙?”他抬起我的頭,看著我臉頰不正常的紅暈,探了下我的額頭,“該死,我剛才居然沒發現。”說著讓保鏢加快車速,讓另一個打電話叫醫生。

        可能是因為精神意志處于緊繃,現在窩在他的懷里,經歷過危險后的安心,讓我松了口氣,也讓藥效更加強烈。我開始不安的扭動身子,口中發出讓人臉紅的聲音。

        “如歌,如歌你忍一忍,馬上就到家了。”他死死的把我摟在懷中,以免我做出更加羞恥的事情。

        我迷離的雙眼看著他,覺得他好迷人,好迷人……

        “南宮逸,我……”

        南宮逸把我帶回了龍庭,我躺在臥室的大床上,渾身發燙。

        “如歌,你乖一點,讓醫生看一下。”

        我真的太熱了,我需要降溫……

        殘存的一點理智,支撐著我用拳頭去擊打傷口,想要用疼痛和流血保持清醒。

        “你干什么?”迷蒙中我聽到南宮逸的吼聲,然后,我再次被他緊緊的固定在懷里。

        刺鼻的藥水味在空氣中蔓延開來,一雙手在給我處理頭部的傷口。我疼的直哼哼,總算也找回了點點理智。

        是上次給我治病的那個醫生,他一邊給我處理傷口一邊交代養傷的事宜,還有關于我體內藥的情況。

        “三爺,這個藥是最新研制出來的,還沒有在市場上流通,純度很高,要想解藥只有一種方法。”

        “說。”

        “男女行房,否則,中藥者的身體就廢了。”

        “知道了,你出去吧,交代下去,任何人不許打擾。”

        所有人出去后,房間里只剩下我們兩個。第一次我們之間沒有了那種劍拔弩張,也不再針鋒相對互相諷刺。

        他的眼中滿是疼惜,而我,僅存的一點理智也不知道還能維持多久。

        我的身體通紅,眼睛都是濕的。

        “你,出去,我能挺過去。”

        我知道我現在異常的狼狽,我不想讓他看著這樣的我。

        我見他不動,奮力的起身翻下床,往洗手間爬去。

        藥效在體內橫沖直撞,我感覺我就要崩潰了。

        南宮逸突然蹲下身,眼神帶著探究,審視,疑惑,更多的是疼惜。

        “就算你不想讓我睡,這次也由不得你了。”

        “我不是……”我想解釋,但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我不是不想給你,而是自知配不上你,你那么的高高在上,而我……怎么可以玷污了你。

        “既然逃不掉,就接受吧。”他說著攬住了我的腰,把我打橫抱起,走近洗手間。

        “你乖一點,別亂動,別再碰到傷口。”他說:“你這個樣子需要清洗一下。”

        我垂眸看著自己,他的聲音再次在頭頂響起,“我也需要清洗一下,我不想帶著一身的血腥要你。”

        • 如果不能共白首 截圖1
        • 如果不能共白首 截圖2
        • 如果不能共白首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插逼逼,欧美视频亚洲视频,q2002电影影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