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pl0w"><option id="opl0w"></option></table>
<acronym id="opl0w"><meter id="opl0w"><address id="opl0w"></address></meter></acronym>

      1. 嬌妻非你不娶白沐冰上官浩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嬌妻非你不娶

        嬌妻非你不娶

        嬌妻非你不娶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中云

        作者:黃裳

        時間:2019-10-30 19:13

        評語:非你不娶。

        《嬌妻非你不娶》小說的主角是白沐冰上官浩,這里有嬌妻非你不娶小說在線閱讀。白沐冰上官浩小說主要講述了:白沐冰的婚姻,三年的時間,到頭來就是一場騙局,上官浩的出現,拯救了跌落塵埃的她,上官浩就像是白沐冰的救世主。

        精彩節選:

        看著一群人羨慕的眼光,白沐冰自嘲的笑了笑,只有她自己知道,上官浩只是為了不丟自己的面子而已。上官浩一直是高調奢華的存在,他的婚禮,當然要震驚世界。

        “怎么樣?”上官浩走進來,看到白沐冰愣神,以為白沐冰是看到婚紗以后有些激動,心里暗想:原來你也只是喜歡這些嗎?

        上官浩走到白沐冰跟前,蹲下來,拿出手里拿著的水晶鞋。親自為白沐冰穿上。

        “今天你是我的公主!”說完還在白沐冰的手背上留下了一個吻。

        上官浩的這一舉動,惹來一屋子女人的尖叫。卻沒在知道,這僅僅只是人前的做戲。

        白沐冰有一種想把眼前男人踹出去的沖動。為什么?太虛偽!然而她不敢!

        上官浩只是把眼前這群化妝師當成工具而已,利用他們來讓別人知道,上官浩是有多么的愛白沐冰。這不過是逢場作戲而已。這種虛偽的形式,白沐冰厭惡至極。

        “老公,你先出去吧,我等會兒就好”白沐冰故作害羞之態,嗲聲嗲氣的說道。不就演戲嘛,誰不會啊!

        “好,我出去等你!”說著,還輕輕拍了拍白沐冰的頭,一臉寵溺的笑。

        上官浩沒想到白沐冰竟然應對自如,而且,還這么配合。

        上官浩出去之后,白沐冰跟身后的一群化妝師說要加快速度,美名其曰,怕上官浩等不及。

        化妝師們一聽,如果讓上官浩等急了,他們還會有好果子吃嗎?于是一個個都加快了速度。

        不一會兒,白沐冰已經完成了。白沐冰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一身奢華的婚紗,公主的水晶鞋,海洋之心的項鏈,女王的皇冠。今天自己這身價,暴增啊!

        “老婆,今天你真美!”身后傳來上官浩的聲音,白沐冰透過鏡子,跟上官浩對視兩眼,笑了笑,還不是你夠下血本。

        “是嗎?老公也不賴哦!”一身筆挺的西裝,一看就是量身定做,出自皇家手工。

        “走吧!”上官浩走上前,彎下腰,一把將白沐冰抱起!

        突如其來的公主抱,嚇了白沐冰一跳:拜托,能不能提前通知一聲。白沐冰心里嘀咕著,她絕對不敢說出來,她怕說出來,萬一上官浩在直接松手,那后果不堪設想!

        白沐冰被上官浩抱著出來,閃閃的婚紗,和身上的裝扮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鎮住了,可白沐冰也被眼前的場景嚇呆了!

        天空中,懸停著兩架直升飛機,漫天撒著玫瑰花瓣,另兩架飛機拉著橫幅,顯赫的大字“上官浩與白沐冰白頭偕老”,再說地上,前面五輛保時捷一字排開開路,后面五輛蘭博基尼一字排開,上官浩抱著白沐冰坐進了一輛限量版定制的蘭博基尼里面,后面的豪車更是不計其數。

        白沐冰嘴張得老大,一時沒緩過來。

        “你這樣,是被嚇傻了嗎?”上官浩輕撫上白沐冰的唇,玩笑的看著她。

        “你到底多有錢!”白沐冰不經大腦的說出了這句話,說完就后悔了。

        “哦?想知道老公的家產是多少啊!以后會有機會的!”說完坐了回去,端正的坐著,不再看白沐冰。

        白沐冰一看,開車的竟然是黑子。也就沒什么拘束的了。正大光明的看著后面的豪車,跟漫天飛舞的玫瑰花瓣。

        太浪費,太奢侈,太不是人了!這是白沐冰總結出的今天婚禮的“三太”。

        車子在B市的教堂停下。白沐冰又被上官浩橫抱起,走過紅毯,在座的所有人,都被白沐冰的裝扮震到了。華貴的裝扮,加上白沐冰自己本身的華貴氣質,令在坐的男士都有些吃驚和興奮,女士都羨慕嫉妒得要死。

        路過賓客區,白沐冰很驚訝竟然看到了上官浩的家人,一位老者,應該是上官浩的爺爺吧,在他旁邊還有幾位長相相似的年輕男人,看來是一家人了。既然不想自己進上官家門,為什么還會出現在這里呢?

        白沐冰剛站穩,牧師就說話了。

        “今天我們聚集,在上帝和來賓的面前,是為了上官浩和白沐冰這對新人神圣的婚禮。這是上帝從創世起留下的一個寶貴財富,因此,不可隨意進入,而要恭敬,嚴肅。”

        “在這個神圣的時刻這兩位可以結合。”

        “如果任何人知道有什么理由使得這次婚姻不能成立,就請說出來,或永遠保持緘默。”

        “我命令你們在主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礙你們結合的理由。要記住任何人的結合如果不符合上帝的話語,他們的婚姻是無效的。”

        “上官浩,你是否愿意接受白沐冰成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與她同住,與她在神圣的婚約中共同生活嗎?并承諾從今之后始終愛她、尊敬她、安慰她、珍愛她、始終忠于她,至死不渝?”

        “我愿意!”上官浩沒有絲毫的猶豫,在他認為,一切都只是一場戲而已。

        “白沐冰,你是否愿意接受上官浩成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與她同住,與他在神圣的婚約中共同生活嗎?并承諾從今之后始終愛他、尊敬他、安慰他、珍愛他、始終忠于他,至死不渝?”

        “我愿意!”這出戲,既然演了,就沒有中途退出的理由,不是嗎?

        牧師從伴郎那里拿過戒指。

        “主啊,祝福新郎與新娘的這對戒指,在你的和平中到久遠,永久接受你的寵愛,奉你的愛子耶穌的名字。阿門。”

        上官浩與白沐冰交換了戒指,一切都是那么的順理成章。

        “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白沐冰有些緊張,真的要接吻嗎?可是,這是演戲啊,不用這么認真吧。

        可上官浩的行動直接告訴了白沐冰,做演員,也要盡職盡責。

        淺淺的一個吻,在各位賓客的掌聲中結束。

        白沐冰一直糾結在那個吻中,怎么到的酒店都不知道。

        “帝皇酒店”,應該是上官集團旗下的一個產業吧!看著這奢華的裝潢就知道,一定是出自上官浩。

        進了休息室,白沐冰忍不住了,就把自己的疑問問了出來。

        “為什么你的家人不想我進上官家的大門,還要來參加婚禮呢?”

        “因為他們現在還離不開我。”

        “就這么簡單?你那個爺爺不是說,只要你娶了我,他就不認你,跟你斷絕關系,而且,也不允許你在進上官集團嗎?”

        “他還算有自知之明,他知道公司現在還離不開我。其余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收拾一下,還要去接待賓客!不要給我丟臉。”冷冷的說完,上官浩就離開了。

        白沐冰看到床上為自己準備的禮服,笑了,沒想到上官浩還挺懂得體恤人的。

        換上輕便的衣服,白沐冰瞬間覺得自己解脫了!看著,床上鑲著那么多鉆石的婚紗,白沐冰小心翼翼的疊了起來,放好,能讓自己穿這么一會兒,就已經很幸運了。

        白沐冰出去,正好看見一個女人拉著上官浩的手不放,似乎上官浩是在敬酒。白沐冰走了過去。

        “今天謝謝各位來參加我跟浩的婚禮!大家吃好,喝好,玩好!”白沐冰擠進那個女人跟上官浩中間,親昵的挽起上官浩的手臂,落落大方的話語,更是讓入座的各位覺得這女人不簡單。

        上官浩很滿意白沐冰的表現,任由白沐冰去了。

        上官浩牽著白沐冰來到上官家一桌前,開始挨個敬酒。

        白沐冰也跟著敬酒。

        桌上的人,上官浩一一為白沐冰就介紹,白沐冰雖然記不住,也不想記,但還是一一笑著問好。而且,每個人手筆都很大,可能是因為在場的所有賓客都是生意場上的人,上官家的人沒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可也都是要臉面的人,都知道“家丑不可外揚”這個道理。

        一桌下來,白沐冰覺得,上官家的人個個都是笑面虎,而且人還挺多的,這上官浩小時候一定不幸福,跟這么多人面獸心的人在一起,怪不得上官浩現在變成了這樣呢!

        “哼,不要以為跟浩兒結了婚你就能夠得到什么,只要有我在你就什么都得不到!”上官浩去了旁邊一桌,白沐冰路過上官浩的母親身邊,便聽到她如是說。

        白沐冰當什么都沒有聽到,這樣的結局自己早就想到了,只是今天在婚禮上,幸好沒讓自己難堪,畢竟上官家族也是個名門望族了吧。

        “各位,請繼續,我們先失陪一下!”上官浩說完,抱起白沐冰走向里休息室。上官浩覺得這結婚真的是自己找罪受。

        ““上官浩,你不覺得多此一舉嗎?”白沐冰看著他冰冷的神色,眼中有一瞬間嘲諷,人前恩愛,人后還不如一個陌生人。

        話音一落,上官浩劍挺得眉毛皺了皺,彎出一個好看的弧度,突然間像想起什么一般,眸子中戲謔的光芒越來越甚,這女人在人前的表現他很滿意。

        怎么說呢,不太像她自己,熱情中透著一股虛假意味,若她在人后呢,以正常樣子或者另外一番姿態出現,會是什么樣子。

        嘴角上揚,將人輕輕放在床榻上,動作之輕柔,讓白沐冰以為她出現了幻覺。

        只不過她還沒來得及享受這難得的溫柔,眼前一晃而過一個人影,緊接著,那抹影子便砸了下來。

        待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之際,白沐冰臉上逸出一抹慌亂,整個身子仿佛拉滿的弓,緊繃到極點,“你做什么,放開我!”冰冷的語氣中有警告的意味。

        上官浩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她的話,寬闊的手掌落在女子玲瓏有致的身體上,惹起一陣陣顫抖。

        白沐冰臉色有些蒼白,咬著牙,死死盯著他,一雙手被他緊緊鉗制住,怎么也掙脫不開,“你戲演過頭了吧?”

        男子俊顏再次擴大,將她兩只手放在一起桎梏著,另外一只手落在她胸前的扣子上,目光下移,玩味的道:“你覺得,我在演戲?”

        白沐冰神色一變,她清楚的感覺到,滾燙的溫度隔著并不是很厚的衣層傳過來,可是令她驚訝的,她似乎并不是很反感,這種感覺和思緒不在一條線上的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定了定神,冷聲道:“你若在進一步,我就不客氣了。”

        “哦?”男子語調上揚,明明滅滅盡是玩味,“我倒想看看,你是如何不客氣的。”

        “嘶”的一聲,伴隨著女子尖叫的聲音,白沐冰感覺肩頭一冷,欣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而上官浩手中,正是從她身上扯下來的衣裳。

        • 嬌妻非你不娶 截圖1
        • 嬌妻非你不娶 截圖2
        • 嬌妻非你不娶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插逼逼,欧美视频亚洲视频,q2002电影影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