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pl0w"><option id="opl0w"></option></table>
<acronym id="opl0w"><meter id="opl0w"><address id="opl0w"></address></meter></acronym>

      1. 絕世兵王俏美人趙云天林嫻雅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都市 > 絕世兵王俏美人

        絕世兵王俏美人

        絕世兵王俏美人

        10.0

        手機閱讀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超鬼

        時間:2019-10-29 13:21

        評語:斗智斗勇。

        《絕世兵王俏美人》小說的主角是趙云天林嫻雅,這里有絕世兵王俏美人小說在線閱讀。趙云天林嫻雅小說主要講述了:趙云天要和林嫻雅結婚,可是眾人沒想都兵王之王的對象竟然是個丑女,可是趙云天只想說他老婆林嫻雅美著呢。

        精彩節選:

        這種香氣很淡,但是聞起來,卻是人非常舒服,不是來自香水的氣味,而是源自于她自身的體香。

        趙云天目光微微一凝,打量了對方一眼,不得不說,眼前這位自帶香氣女人,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女,有一種如水蜜桃般成熟的韻味。

        不像茉莉花那么清淡,也沒有玫瑰花那么張揚。那一種美感不在浮于表面,而是深入骨子里,一蹙一笑,一動一挪,盡是嫵媚。

        她身著一件彩色的百褶裙,寧靜中顯露出一絲深遠。給人第一眼的感覺,就是這個女人很有故事!

        無論眼神,還是神情,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憂傷。

        “武姐,就是這個先生要買盆。”旁邊的招待開口說道,看她的神色以及語氣,顯然是在告狀。

        趙云天頓了頓,隨之正了一下身子,在美女面前,還是得保持形象。

        張武娘抬起了頭,望著趙云天,眸子微微一凝,仿佛是一滴葉尖滑落的雨水,悄然落入了一泓井池當中,蕩漾起一片漣漪。

        “這位先生,我們這兒是花店,不提供買盆服務。”張武娘禮貌的說道。

        “可是我就看上了這個盆子,要不你們開個價格吧,開門做生意,總不可能把客人拒之門外。”趙云天道。

        張武娘俏容一動,見他格外認真的樣子,應該不是來鬧事的,可能就是單純的喜歡這個盆子,于是道:“小文,去后院拿一個相似的盆子給這位先生。”

        趙云天當即道:“你誤會我意思了,我要的只是這個盆子,其他盆子,即便長得一模一樣,我也不要。”

        聞言,張武娘柳眉一蹙,而其他幾個招待臉色也隨之一變。

        剛才還覺得這家伙文質彬彬,想要遂了他的意,沒想到轉瞬之間,他又開始無理取鬧起來。

        “先生,我們花店雖然都是幾個姑娘,但是也由不得你這么欺負。”張武娘語氣變得有些生冷道。

        茵茵一直在趙云天身后,從頭到尾望著這一幕,心里不由得犯起嘀咕,這個家伙想搞什么鬼?該不會是看花店的老板娘漂亮,又見色起意了吧。

        趙云天撓頭:“我并不是想難為你們,而是我對這個盆,真的十分喜愛!”

        “只是一個普通的盆子,并無奇特之處,你為什么偏偏看上了這一個?”張武娘自然不信趙云天的鬼話,心里還是認為,這家伙就是想找茬!

        “好,這個盆我不要了,我要這個盆里面的土總行了吧?”趙云天退讓一步,然而。卻又提出了一個讓人無語的要求。

        旁邊的幾個招待看不下去了,怒道:“這位先生,你若是再不識好歹,可別怪咱們不客氣了!”

        說著,其中一個招待便走上前來,眼睛里閃爍著冰冷的光。

        趙云天瞳孔微微一凝,心頭一驚,眼前的這個女招待,竟然是個武者!在她動怒的那一剎那,頭發飄揚而起,腳下的塵土也隨之震蕩開來。

        這正是內勁外放的跡象!這個女招待,竟然還是內勁期的高手。

        武者分為三個境界,淬體,內勁,罡氣。

        淬體期武者,一拳有五百斤的力道,堪稱九牛二虎之威。肉體強度,近乎達到了人體極限,無論是反應速度,還是承受能力,皆非常人可比。

        內勁期,一拳則兩千斤以上,內勁外放,可以在百米之內,殺人于無形。摘花飛草,飛檐走壁。

        誰能想得到,在這一家普普通通的小花店里面,居然有這等高手?

        看這架勢,這個老板娘可能更厲害!

        趙云天道:“既然你們是做生意,那客戶有什么要求,你們肯定要盡力滿足,我起初買盆,你們不給,現在,我只要土,你們還不給,到底是誰在無理取鬧?”

        招待道:“無論你拿這盆,還是拿這土,這紫金竹都無法再存活,你要這土也行,這竹子,你也必須一并買下。”

        “竹子太貴了,而且我買了沒用,我只要一點丁兒土。”趙云天不依不饒的道。

        招待忍不了了,怒火中燒!

        這就好比去4S店買汽車,結果,顧客只要車轱轆,而且是在售車型上的,試問,誰他...會答應這種傻.要求?

        “你們要干嘛?想要強買強賣不成,你在往前走一步,我可就打電話報警了。顧客是上帝,不懂嗎?”趙云天往后一退,當即就拿出手機。

        聞言,那招待果然停住了。

        張武娘道:“小文,把紫金竹移到另一個盆子里,將盆里的土給這位先生。”

        “武姐,這......”招待聽后,臉色一變。最終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惱怒的望了趙云天一眼,便去做了。

        趙云天見狀,嘿嘿一笑。心里,卻是暗松了一口氣,要是這女人真動手,他估計有得一番折騰。

        移盆可是一件精細活,得花不少時間,稍出一點差錯,便可能使盆內的植被壞死。

        在這等待的時間里,趙云天便在花店里逛了起來,四處望了一圈。

        驀然,在花圃園里,有一株奇花吸引住了趙云天的目光,于是,他邁開步子便直接走了過去。

        走到那花跟前時,后面的人喝道:“你離那個花遠點!”

        說話的人正是“小文”,而張武娘聞聲,同樣也望了過來,臉上露出了一絲冰冷。

        趙云天沒有理會她們,而是圍繞著花的周圍走了幾步,然后,搖起了頭。

        為什么說是奇花呢?

        這朵花長在一根枯木上,樣子恰似蓮花,不過,卻沒有開苞,四周有柵欄擋著,腳下的土壤鋪滿了一層干冰。

        別人若是見了,覺得可能是個新品種,其實不然,這朵花比人類歷史更為悠久。而且有著一個響亮的名字。

        天山雪蓮!

        又稱千年雪蓮。

        之所以如此得名,那是因為生長速度極為緩慢,而且對于環境要求非常苛刻。十年才長那么一寸,一朵花要成形,至少要花上百年時光。

        如果是要等到它綻放,至少得要三代人的努力。

        這家花店給他的震驚還真不少,先是幾個境界極高的武者,以及那神秘莫測的老板娘。

        現在,居然還有一朵天山雪蓮。

        張武娘快步走來,俏臉一寒:“先生,請你馬上離開這里!”

        之前,趙云天那般無理的要求,她都沒有動怒,而唯獨在靠近這朵花后,臉色頓時就變了。

        趙云天一動不動,彎下身,將頭湊了過去。

        見狀,張武娘哪里能讓他胡來,當即,正準備將人丟出去。

        然而,趙云天卻說話了:“這朵天山雪蓮品相一般,雖然你護理得非常小心,但是方法卻錯了。想必這朵花,應該有八十年的年份了,花期近在咫尺,只是因為你的失誤,使得期限延遲了二十年。人生啊,又有幾個二十年,可以等得起?”

        張武娘驚容而起,身子頓住了。而身后幾個趕來的招待,在聽到這番話后,神情更是為之一變。

        “你竟知道這朵花的來歷!”張武娘道,語氣里充滿了訝異。

        “當然知道。”趙云天道。他何止是知道這花,在后山上種了一大堆,山里有只豬,名字叫“花癡”,因為特別喜歡吃花,所以因此得名,最喜歡吃的就是天山雪蓮。將花瓣碾碎拌在豬食里,吃一頓頂上一個月。

        “這花不應該栽在這種地方,開不了花,實屬正常。”趙云天道。

        張武娘眸子一凝,當即問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既然你已看出端倪,那我便不再隱藏我的身份。”

        趙云天緩緩抬起來頭,頭望上方,眼睛里略有一絲飄忽流離,仿佛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

        張武娘心頭一動,暗自猜測,難道此人是什么大名鼎鼎的人物?

        誰知趙云天驟然喊道:“沒錯,我就是消費者!”

        消費者?!!

        聽到這個回答,張武娘表情略微僵硬,有種被人戲弄的感覺。

        能夠知曉天山雪蓮,豈是尋常之輩?

        “這朵花放在你手里浪費了,并不是我在鄙視你,而是你的手藝真的很垃圾!”趙云天耿直的道,撇了撇嘴,不以為然。

        張武娘臉色一變,微微有一絲慍色,從來沒有人,敢對她說,她的花藝垃圾!

        這就正如,有人對一位使劍的高手說,你根本就不會用劍。

        這人識得天山雪蓮,的確難得。但卻質疑自己的花藝,這便讓張武娘無法容忍,在自己最為得意的領域,被別人嘲諷,每一個有傲骨的人,都難以接受。

        “今天,你倒是給我說出個理所當然,我張武娘我可不喜歡平白被人看低,”張武娘冷哼道,嬌顏上,寒芒逐露。

        “原來你叫張武娘,這個名字有意思,看你的樣子很不服呀。”趙云天笑了笑,嘆了一口氣:“也好,井底之蛙如果沒有見識天地之廣闊,永遠也不知道自己的見識有多么的短淺。”

        “口出狂言,你可知道我武姐......”小文看不下去了,忍不了這樣的人裝逼。話剛說到一半,卻被張武娘止住:“先生,你若是不能讓我這只井底之蛙有所長進,今天,你怕是很難走出這張大門了。”

        趙云天故意露出驚悚的表情:“聽你們這意思,不讓我走?難道今天晚上你們是想對我為非作歹不成!我可是黃花大猛男,晚上你們要想是干啥,動作輕一點,人家畢竟是第一次,架不住你們這么多人。”

        聞言,幾個人臉色一沉,這他.什么跟什么啊?看到這.的樣子,肯定是往別處想了!

        招待喝道:“你要是不能讓我滿意,把你腦袋給擰下來。”

        “上面腦袋?”趙云天驚慌失措的道:“你們好幾個人,我恐怕會滿足不了。”

        “無恥!”幾個妹子氣壞了,就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

        張武娘開口道:“少逞口舌之強,拿出你的本事來。”

        趙云天瞪大眼睛,驚聲道:“你怎么知道我很厲害。”

        “......”張武娘極力壓制的內心的怒火。

        趙云天道:“張小姐,要是我讓這天山雪蓮開花了,你就答應我一個要求,要是不能,我趙某人,隨便你們處理,哪怕是讓我走不出大門,我也心甘情愿。”

        “什么要求?”張武娘問道。

        “我幾次挑弄,你都不動怒,說明你是一個胸懷極其寬廣的女人。”趙云天前一句話還挺中聽,到了后半句,就讓人血壓蹭蹭的往上飆了。

        “如果我贏了,能否讓我感受一下你那寬廣的胸懷?”說出這種無恥之言時,趙云天正氣凜然,目不斜視......實際上,眼珠子差點要鉆到人家的身上去了。

        張武娘臉色冰冷,一字一頓的道:“如你所言!”

        在聽到這話后,趙云天整個人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對方真的答應了,嘿嘿,如此盛情難卻,那就只能恭敬不如從命了。

        “我只給你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內,若是開不了花,你就等著瞧吧。”張武娘道。趙云天數次冒犯,已經令她動了殺心。

        即便不取他的性命,也得讓他留下點什么!

        不知死活,想讓天山雪蓮開花?簡直是在癡人說夢。小文等人心里認定,趙云天不可能完成這般不可思議的操作!

        趙云天擼起了袖子,拿起了泥桶,往里面放入土壤以及水,雙手放進去一頓攪拌。

        見其口出狂言,以為必有高招,誰知,竟是如此胡搞!

        天山雪蓮,乃是奇花異草。哪怕是現代農業發展而出的激素化肥,也無法將其催生,一桶瞎捏的稀泥,又能干啥?

        趙云天不做任何解釋,任由她們質疑。

        其實,他師父曾經也種有一棵天山雪蓮,將其當成寶貝一樣看待。誰都不允許靠近,趙云天小時候,好幾次跑過去玩,都會被他師父逮住,一頓暴打。

        其中有一次,趙云天從養雪蓮的池子的假山上摔了下來,摔得頭破血流,后來,奇跡的一幕發生了,天山雪蓮僅在一夜之間,便開滿了整個水池!

        從那次之后,趙云天就知道自己的血,超乎尋常,有枯木逢春之效。對于一些花花草草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補藥。

        師父說,他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從一顆蛋里面爬出來。

        趙云天自然是不信這一說辭,一定是那老頭瞎.兒胡扯,天降神蛋?咋不說老子是從垃圾桶里撿的,或者充話費送的呢!

        當然,這個秘密,也就只有他師父以及師姐知道。

        言歸正傳,趙云天之所以要和稀泥,主要是做表面上的掩飾,總不能當著人家的面割手指頭。

        指甲輕輕一劃,指尖便流出了一滴血,流入了稀泥當中......

        “武姐,這人到底要干什么?”

        張武娘微微晃首,眸子緊凝,對于對方此時做出古怪舉動,她也不知道何意。既然有了約定,那便只能讓繼續。

        “我看他就是在裝神弄鬼。”

        “想要天山雪蓮開花,把自己當神仙?世上沒人能夠做到。”

        “哼!到時候要是開不了花,我會讓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趙云天和完稀泥之后,身子抖動,開始搖頭擺腦,嘴里念念有詞:“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

        見狀,眾人一片錯愕。從來沒有見過,切磋花藝時,還有人跳大神的!我勒個去,這他..到底是個什么人啊?

        一系列近乎詭異的離奇操作,讓人摸不著頭腦。

        “鐵拐李歸位!”

        “南海觀音菩薩速至!”

        “迪迦奧特曼變身!”

        “巴拉拉小魔仙......”

        趙云天一次又一次,刷新了眾人對于他的認知,有人頓時控制不住了,抄起鏟子,就要上去砍人了。

        茵茵也在,她拍著額頭,不忍直視:“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問一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跟花藝有半毛錢的關系啊?!

        剛才嘲諷張武娘如同井底之蛙,難道,真正的技術,就是這樣的?

        眾人對此,目瞪口呆。

        嘩啦!

        趙云天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一桶稀泥朝著天山雪蓮傾瀉而去。

        見狀,張武娘等人大驚失色,想要阻止,卻為時已晚。

        一桶稀泥全部砸在了花上,整株花,活生生的被埋了。

        干完這一切,趙云天雙手合一,念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張武娘暴怒,當即沖來。果不其然,她也是一個內勁高手,一步邁出,如流星趕月,眨眼的功夫,就殺到了趙云天的眼前。

        趙云天早就料到這一切,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擋。

        張武娘突然間頓住,整個人不動了,秀目圓睜,絕美的容顏上,更是一片驚愕。

        兩人四目相對,而空氣在這一剎那,瞬間凝固!

        緊急關頭,趙云天使出了一招無上絕技......乃是少林寺擒拿手!

        本來,只是想以此招,先行擋住對方,沒承想,招式有些偏移,一不留神,就落到了尷尬的地方......

        趙云天拍著良心保證。

        老子絕對不是故意的!

        • 絕世兵王俏美人 截圖1
        • 絕世兵王俏美人 截圖2
        • 絕世兵王俏美人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插逼逼,欧美视频亚洲视频,q2002电影影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