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eotv8"></strike>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listing id="eotv8"></listing></sub>
      1. 蘇木傅時年總裁離婚請簽字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總裁離婚請簽字

        總裁離婚請簽字

        總裁離婚請簽字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悠書閣

        作者:若緘默

        時間:2019-10-24 18:03

        評語:在這場婚姻中絕望。

        蘇木傅時年小說叫做《總裁離婚請簽字》,這里有蘇木傅時年小說在線閱讀。總裁離婚請簽字小說主要講述了:蘇木在年少時就暗戀傅時年,并采用手段逼走了他的女友。就算自己最后得到傅時年,蘇木也覺得不開心,她太累了。如今那個女人回來了,她又該何去何從。

        精彩節選:

        從老宅回來的幾天后,蘇木找到了兩份工作,一份是穿著玩偶服在街上給一家奶茶店發傳單,一份是晚上做代駕工作,都是兼職。

        她也想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快點把江北的欠債還上,可因為衛少覃的關系,她沒有收到一份面試通知,又或者在對方聽到是她的名字之后便直接pass,他在逼著自己回頭去求饒,但他卻不知道自己根本等不到。

        此時正值8月份,深城猶如一個大蒸籠,幾乎有要把人烤熟的趨勢,蘇木在厚重的玩偶服里汗流浹背,可手中的傳單卻并沒有發出去幾份,天氣炎熱的連人來人往的步行街都沒什么人,即便有也形色匆忙的不愿在戶外多做停留,可蘇木依然堅持著,卻沒想到會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遇到傅時月。

        奶茶店老板娘看到蘇木大熱天的也絲毫不懈怠自己的工作,便趁著人少招呼她進店里坐坐,她道過謝,在店里最偏僻的位置坐下來,摘下頭套,冷氣打在臉上,蘇木才覺得自己真正的活了過來,之前她便知道做這個工作很是辛苦,可只有自己切身體會了,才明白其中的酸甜苦辣。

        老板娘是個20多歲的女生,大家都喊她茶茶,她有一個溫柔帥氣的男朋友,蘇木聽茶茶叫他烏龍,此時茶茶端來一杯冷飲放在蘇木的面前:

        “辛苦了。”

        “謝謝。”

        有熟悉的聲音傳入耳朵,蘇木循著聲音看過去,發現了傅時月的身影,她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跟著幾個年齡相仿的男女,看起來是一起出來玩的,蘇木不愿意她發現自己,指不定會說出什么話來羞辱自己,便悄悄移到了一顆盆栽的后面。

        蘇木原本想著躲過去就好,盡可能的將自己隱形,卻不想她聽到了從來沒有想過的真相。

        “月月,你那嫂子怎么樣了?”

        傅時月淡淡的:“你提她做什么?掃興!”

        “不是前幾天你找人把她強了嗎?現在呢?你哥和她離婚了沒?我姐可巴巴等著跟你哥來一段呢。”

        傅時月輕嗤一聲:

        “就你姐那張整容臉?下輩子吧!我怕我哥看到會吐出來!”

        這話說的沒禮貌也沒教養,但傅家的地位擺在那里,即便心里有再多的不滿,臉上卻依舊堆著討好的笑:“我這不也是隨口說說嘛,誰讓時年大哥是深城名媛票選出來的最佳一夜荒唐對象呢。”

        傅時月有幾秒鐘沒說話,再開口卻是滿滿的恨意:

        “上次我找的人沒成功,還讓我哥發現了,我哥已經警告過我了,不許我再動那個賤女人,我這兩天不好動手,上次算她走了狗屎運,可一旦有機會,我一定找十個八個男人把她輪了!”

        蘇木心中一跳,她從來沒有想過上次自己在碧水云天之外遇襲的事情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可笑的是這個人還不是別人,是自己丈夫的妹妹。

        她竟然恨自己到如此地步。

        聽傅時月的話,傅時年明顯是知道的,可他卻什么都沒說,是擔心自己找傅時月的麻煩嗎?

        自從兩人被奶奶一起叫到老宅過后,傅時年倒是每天晚上都回來,這也讓蘇木有些許的困擾,畢竟她能接的代駕便有限了,十點之后的訂單她便沒有辦法了。

        這天蘇木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半,卻沒想到傅時年也回來的很早,二樓樓梯口蘇木向主臥走去的時候,聽到了身后開門的聲音,她回過頭便看到了一身家居服的傅時年從書房里走出來,眼神淡淡的掃過她:

        “不知道的還以為傅太太是什么大人物呢,每天回到家的時間竟比我這個傅氏集團當家人還要晚。”

        “最近是酒店評星的重要時期。”

        傅時年走近:

        “距離你喂孫科長喝酒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吧?蘇木,你是不是忘記傅氏旗下也涉及酒店行業了?”

        “我……”

        “你不用跟我解釋。”傅時年打斷她的解釋:“我還是那句話,隨便你在外面怎么玩,但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給我戴綠帽子,否則誰的臉面都別想要!”

        主臥里,傅時年進去浴室準備洗澡的時候卻發現蘇木還跟在自己的身后,有點像老宅里的安樂,他回身看她:

        “想要?”

        蘇木聞言立刻搖頭否決:

        “我只是想問你一件事。”

        “說。”

        “上次我被搶劫的事情我一直沒問你,紀南風把人抓到了嗎?是誰?警方是怎么處置的?”

        傅時年抬眸看她:

        “你想說什么?”

        “是傅時月對不對?”

        傅時年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她,蘇木便在這樣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

        “她為什么這么做?在傅家兩年,縱然她不喜歡我,可我卻從未做過傷害過她的事情,甚至一直在小心翼翼的討好,她就算不稀罕,卻也完全沒必要用這種上不了臺面的手段毀了我!”

        傅時年輕笑一聲,把玩著打火機,輕聲開口:

        “毀了你?或許在時月的眼中你也毀了她。”

        蘇木蹙眉。

        “時月和秦念婉情同姐妹,在她的心中,那是大嫂的不二人選,可你偏偏用卑劣的手段讓時月的姑嫂夢破滅,又何嘗不是一種毀滅呢?”

        “這么說,你也認同時月的做法?”

        傅時年停了手中的動作,抬眸看她:

        “認同?蘇木,我若是認同傅時月的做法就不會抓住那個人廢了他的一雙手,更不會去到傅時月的面前給了她一巴掌,在你的心里,我傅時年就是這么是非不分的人?”

        蘇木明顯愣了一下:

        “不是,我只是……只是沒想過,你會為我出面。”

        傅時年逼近她一步:

        “你想的沒錯,我確實沒想過要為你出面,只是你現在好歹是傅太太,若真的發生了什么,丟的可是我傅時年的臉面。”

        “只是因為這個?”

        “不然呢?”傅時年打量她一下,輕笑出聲:“難道你在幻想我是心疼你?還沒睡覺呢,就開始做夢了,蘇木,你的想象力真不是一般的豐富。”

        說完這一句傅時年便沒有再理會蘇木,直接進了浴室,留下蘇木一個人在空蕩蕩的主臥呆呆的靜立了很久很久……

        蘇木第二天去奶茶店的時候,店里的生意正好,茶茶和烏龍正忙的不可開交,但蘇木明顯感覺到茶茶的情緒不是很好,但因為并不熟悉,所以也不好過問什么。

        只是待她穿著厚重的玩偶服走出倉房的時候恰好看到茶茶正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眼眶都紅了一圈,只是背對著她招待客人的烏龍卻并沒有看到,可能是沒有等到她把飲品送過來,烏龍回過身來看她,這才發現她的不對勁。

        “怎么了?”

        茶茶的眼淚落下:“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有多累?”

        烏龍愣了一下,隨即輕聲說了一聲:“對不起。”

        繼而轉過身去,就在蘇木以為他是去招待客人的時候,他卻從柜臺的收銀機里取出剛才客人交付的款退回去,抱歉道:

        “實在抱歉,臨時有事,今天不營業了。”

        伴隨著客人的怨聲載道,他卻好像沒有聽到一樣的解了身上的圍裙,回到茶茶的身邊,微笑道:“我們這就回家。”

        蘇木站在一旁,突然覺得這是世界上最好聽的情話。

        蘇木自然也不需要繼續工作,茶茶放了她一天假,帶薪,蘇木謝過之后便離開了奶茶店,雖然一天的計劃被打亂,但她看到烏龍對茶茶的關心和體貼,終究還是開心的,不能回家,也沒有其他的工作,蘇木走出步行街之后決定去療養院看看母親。

        只是蘇木這一天出門似乎沒有看黃歷,慣性的不能按照計劃行事,離開療養院的她正站在公交車站等車,面前卻緩緩的停下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在她尚未反應過來的時間里,從車里沖下兩個黑衣人一左一右的便把她塞進了車里,一切動作快的行云流水,她連呼喊都沒來得及。

        直到車子開始行駛,蘇木才漸漸的有了危機意識:她這是……被綁架了?

        有了上次被搶劫的經歷,蘇木一直處于防備狀態,雖然她很清楚憑借自己的力量是無論如何也抵抗不了面前的兩個男人,可他們一路上并未為難過她任何事情,只是不允許她打電話求救,直覺告訴蘇木,這一次可能并不是傅時月做的。

        將近一個小時之后,車子終于停下,蘇木下了車,這才發覺這里是一處私人農場,環境優美,地處偏遠,是個殺人拋尸的好地方。

        她轉身剛想趁機跑掉,耳邊卻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你以為自己的腿腳有多快,跑的過我的人,還能跑的過我的車?沒有我的命令,這里連只蒼蠅都飛不出去。”

        蘇木回身,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衛少覃。

        “衛少覃,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帶來這里做什么?”

        衛少覃邁步走進蘇木,伸手欲挑起蘇木的下巴,卻被她抬手打掉,可他卻并不死心,另一只手眼疾手快的捏住了她的下巴,狠狠的,他說:

        “做什么?蘇木,我的耐心已經被你消耗殆盡,貓捉老鼠的游戲我懶得再陪你玩下去,我今天就讓你成為我的女人!”

        • 總裁離婚請簽字 截圖1
        • 總裁離婚請簽字 截圖2
        • 總裁離婚請簽字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插逼逼,欧美视频亚洲视频,q2002电影影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