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仙妻暴力寵小說在線閱讀-秦瑟謝桁小說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農門仙妻暴力寵

農門仙妻暴力寵

農門仙妻暴力寵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有夢

作者:巫山不是云

時間:2019-10-24 10:32

評語:多了些許笑意。

《農門仙妻暴力寵》秦瑟謝桁小說由柒一文學網提供給大家在線閱讀。農門仙妻暴力寵秦瑟謝桁小說主要是說:秦瑟穿越成了一人人不喜的農家媳婦兒。那些村里的人不喜歡她沒關系,她的夫君謝桁喜歡就成了。至于那些來找茬的,不知道我會仙術嗎。

精彩節選:

葉夫人一聽是平安符,忙不迭地接了過去,塞在葉心蘭腰間的荷包里,拉著葉心蘭朝秦瑟深深地一福身,便要往外走。

但走了兩步,葉夫人像是想起來什么似的,從腰間掏出了一些碎銀子,放在秦瑟面前,“尋常我請人占卦,總是要錢的,也不好白讓姑娘忙活一場,但身上的銀子不多,還請姑娘不要介懷。”

“夫人客氣了,你我有緣,多少都是心意,無妨。”秦瑟微微一笑,頗有一種淡泊名利之感。

葉夫人心生好感,朝秦瑟感激地一笑,便拉著葉心蘭走了。

秦瑟將她們娘倆送上馬車,回來抓起那幾兩碎銀子一看,總共得有個七八兩,也算是不少了!

秦瑟當即便高興起來,興沖沖地拿著錢,去灶房里給謝桁看。

“謝桁謝桁,你看,我賺錢了!”

謝桁正在灶房里做飯,方才見秦瑟送走葉夫人娘倆,又跑回房,他本想去問問的,但灶前離不開人,便沒有出來。

眼下瞧見秦瑟是捧了銀子來給他看,謝桁微微蹙眉,“這錢,是方才那位夫人給你的?”

“對呀,怎么樣,七八兩呢!夠咱們倆吃一段時間了叭?”秦瑟笑瞇瞇地,像是獻寶一樣的道。

謝桁,“她為何要給你這么多錢?”

“因為我幫了她女兒啊。”秦瑟笑道:“你還記得我在醫館里,遇到葉姑娘時,與她說的話嗎?她聽了我的話,回去的時候,途徑山道特意繞開,避開了一群山匪,便特意來謝我的,這就是謝禮。”

“你如何知道她們會遇到山匪?”聞言,謝桁眉頭便皺的更厲害。

“我不是跟你說過嘛,我從小看了很多雜書,都是我從書上看來的。”秦瑟說著,把錢塞到了謝桁腰間的荷包里,“這錢你拿著,明天咱們去街上買好吃的!”

語畢,秦瑟不給謝桁說話的機會,就跑回房間去了。

謝桁的疑惑堵在嘴邊,感覺到腰間荷包里沉甸甸的,他的眉頭皺得老高,愈發狐疑,但他看得出來秦瑟明顯不想談,只能暫時把疑惑壓在了肚子里。

秦瑟跑回房間,就拿起那根放在桌上的金簪,然后將被她收起來的匕首,一塊拿了出來,放在一起,對比了一下。

“果然一模一樣,出自一個地方。”

陰氣這玩意兒,根據產出的地方不同、陰魂不同,氣息也會完全不同。

但這兩樣物品上的氣息,卻是一模一樣。

唯一的解釋便是,這兩樣東西,出自一塊陰墓,喂養了一樣的陰氣。

那個給了她匕首的人,與給葉心蘭簪子的人,是否是同一個人?

秦瑟瞇起眼來,這兩天她過得匆忙,都快把這件事給忘了,眼下看來,當初害過她的人,如今還在如法炮制去害旁人。

這人到底是誰?

凝視著噬魂刀和金簪,秦瑟眉色沉沉。

但她沒有思考多久,謝桁便叫她出去吃飯,打消了她的思考。

秦瑟一時半會想不出來個所以然,便只得先收拾了東西,出去吃飯。

坐在飯桌上,秦瑟看了看對面的謝桁,佯裝無意地問道:“謝桁,你記不記得我有一把貼身放著的匕首?”

謝桁正給她夾菜的動作一頓,“好像是有一把,怎么想起來問這個了?”

“就是突然找不到了,想問問你。”秦瑟隨口找了個借口道。

“我沒瞧見。”謝桁道:“你不是一直收得很好嗎?”

秦瑟懊惱地道:“是啊,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突然不見了。你還記得,我那匕首是誰送的嗎?”

“我記得你說過,是一位姓屈的伯父送的。”謝桁想起來,最開始秦瑟身上什么都沒帶來,就那一把匕首,如同配飾似的,她倒是帶著了。

謝父覺得女孩子佩戴一把匕首有些危險,有一次想把匕首從她身邊拿開,秦瑟哭著鬧著不肯撒手,便說是她一位伯父送的,有驅邪之效。

“是嗎?”秦瑟一頓。

“這些你自己不記得了?”謝桁抬眸看她,有些訝異。

當初她那么激動,非拿著不撒手,記得很深刻,現在倒好像忘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有些記憶模模糊糊的,好多事情都記不得了。”秦瑟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訕笑道。

她這不是借口,她是真有些事情記不得了。

尤其是關于這些匕首的。

最開始見到這把匕首的時候,她只回憶起是一位伯父送的,姓甚名誰她就不記得了,現在再想起來,到底是誰什么時候送的,包括謝桁說得那些,她都不記得。

而屬于她自己的記憶,卻沒有絲毫遺忘。

這種情況很奇怪。

但秦瑟也說不上來是怎么回事。

“不記得就算了,左右只是一把匕首,丟了就丟了,沒把你自己丟了便好。”似乎看出秦瑟很懊惱,謝桁面無表情地調侃了一句,想緩和氣氛。

但他面上的神情,卻像是真的在說冷笑話。

秦瑟看了看他那一本正經的樣子,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只覺得他本人的模樣,看起來比那句話更好笑一些。

謝桁看到她放松下來,便不再吭聲,任由她笑著去。

秦瑟心思卻漸漸沉了下來,這把匕首一定有特殊來歷,肯定也是導致原身記憶退散的緣故。

與此同時。

張半仙從荷花村跑了回去之后,就鉆進自己家,過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他罵罵咧咧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心想真是晦氣,居然碰到了真人,差點把自己折在里頭。

憤憤不平的張半仙,在屋里休息了一會兒,日頭正濃時,他就出了門。

他今天答應過縣太爺,去給縣太爺家做法事,謝陳氏那一樁事是臨時多出來的,他本想多賺一筆,不成想沒賺到,還被秦瑟反擊了一頓。

想到秦瑟最后說的話,張半仙心里有些毛毛的咕噥:“總不能這也說準了吧?”

張半仙有些不安,但縣太爺家那件事,他早就答應下來,不可能不去,而且去一次有百十兩銀子呢,有這一筆銀子在,他就可以收拾收拾,離開這個地方,去其他地方繼續逍遙去。

思及此,他咬了咬牙,給自己壯了壯膽,還是朝縣太爺家去了。

但誰知這一次去,真的差點要了他的命。

  • 農門仙妻暴力寵 截圖1
  • 農門仙妻暴力寵 截圖2
  • 農門仙妻暴力寵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