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撒旦首席致命囚愛慕斯井炎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撒旦首席致命囚愛

    撒旦首席致命囚愛

    撒旦首席致命囚愛

    10.0

    手機閱讀

    來源:微閱云

    作者:標姐

    時間:2019-10-23 14:37

    評語:別樣情深。

    《撒旦首席致命囚愛》小說的主角叫慕斯井炎,這里有撒旦首席致命囚愛小說在線閱讀。慕斯井炎小說主要講述了:慕斯發現自己的眼神太好了,要不然被人打著燈籠也找不著的渣男怎么就被自己給遇上了呢?不過還好自己斷舍離的過干脆,才能一轉身就遇到了井炎。

    精彩節選:

    第三次來到醫院,慕斯明顯感覺到病人的排場比前兩次大,住院部整個頂層都被易家包了下來,供阮玉康復。

    深知此趟前來是赴鴻門宴,慕斯拒絕了劉毛毛的陪同。在家庭紛爭的問題上,她已習慣一個人扛。

    最豪華的病房,慕斯剛進門,還沒來得及看清都有誰在,就被易蘇寒沖過來扼住脖子:

    “你好大的膽子!敢買兇對曹主任的外甥女下手?!”

    慕斯掙扎:“我……我沒有!放……放手!”

    “休想狡辯!”易蘇寒怒目猙獰,一把將她扔到地上,惡狠狠道,“那幾個混混都承認了,是你買通他們老大,叫人來家里對小玉下手!”

    喉嚨剛被他掐得有些喘不過氣,慕斯干咳了幾聲,正欲出聲辯解,又被姜愛萍搶先:

    “這次幸好有蘇寒在,否則,小玉肚子里的孩子指定被你個毒婦害死。”

    她迫不及待給慕斯定石錘,其實心里直發虛……

    甘志奇是怎么辦事的?居然派人去家里鬧?不知道應該等我家蘇寒不在場時,再下手嗎?現在可好,那女人肚子里的野種沒流掉?

    尼瑪,虧大發!

    一邊的慕斯也怔了下,原來阮玉沒流產?那為毛還要大張旗鼓的把她叫來欲加之罪?到底發生了什么?

    來不及理清頭緒,就見那廂的姜愛萍已跑到靠窗的曹主任身邊,一臉焦急的說著:

    “曹主任,您都看到了吧?不是我家蘇寒不負責,而是這毒婦死活不離,還暗中找人對小玉的孩子下手。”

    “既然幕后黑手是你們易家人,我家小玉又是在易總的公寓里遭襲……”曹主任懶得看姜愛萍一眼,走過來直接對易蘇寒撂下一句,“那么這件事,易總你得給我個說法。”

    男人只有連連點頭的份:“是我管教不嚴,改天親自上門給您賠禮。”

    “賠禮就不用了,盡快把小玉的事解決就成。”

    曹主任冷冷丟下這句話后,轉身離開,易蘇寒不得不跟在身后送他出門。

    慕斯秒“開悟”……

    原來是阮玉一箭雙雕的自導自演?

    “阮小姐,高啊!”

    她冷笑了聲后,也離開。

    而病床上自始至終都在修著指甲的阮玉,雖然連頭都懶得抬,實則心里也犯著嘀咕:姜愛萍這次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今后指定還會找時機對她的孩子下手。

    那么,她要想個萬全之策……

    出了病房的慕斯沒走幾步,走廊那頭突然傳來易蘇寒的怒吼:

    “老子不離!!”

    如雷貫耳,震懾整層樓。

    只見空蕩蕩的走廊上,電梯口的易蘇寒撕破臉,陰狠的氣場逼近曹主任那一身橫肉的軀體,字字凜冽道:

    “聽著,當初若不是你出餿主意,說用你外甥女做橋梁,借懷孕找個名頭,老子也不會被她纏上!”

    慕斯的心一怔,想起錄音中易蘇寒說過,曹主任拿那兩百萬是借著阮玉養胎的名頭,那么此刻易蘇寒這番話什么意思?難道……

    剛有點思路,就被前方二人的爭吵打斷,只見曹主任無限憤怒卻又戰戰兢兢:

    “你,你瘋了?胡,胡說什么?!”

    “姓曹的你給我記好了,我易蘇寒娶誰自己說了算!你若再步步緊逼,休怪我一拍兩散、玉石俱焚!”

    人被逼急了,就啥也不顧,一點恐嚇算什么?更何況易蘇寒本就是驕傲的男人!

    說著不等無限驚恐的曹主任有反應,他霸氣轉身,直接撂下一句:

    “哼,大不了一塊坐牢!”

    這話一出,病房里的阮玉心一沉,手上的搓甲鑷子自然滑落……

    萬萬沒想到她和姜愛萍的自作聰明,竟是給慕斯做嫁衣?易蘇寒對老婆到底是哪種感情?明明不愛她,為毛要圈禁?還不怕行賄罪曝光、不怕坐牢?

    也許只有慕斯明白他為哪般,驕傲的男人一心只想掌控別人,又豈會甘心被人步步緊逼的威脅?阮玉還是太嫩,不懂男人,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正暗暗感嘆著,突感一陣強冷的氣流襲來,慕斯渾身一哆嗦,猛地抬眼,就見易蘇寒那張足以將她凌遲處死的臉已湊到跟前。

    他仇恨的雙瞳中明明發射出無數把寒劍,偏偏要倏地將她壁咚,和她額頭貼額頭,壓低聲音咬牙切齒道:

    “你滿意了?!”

    “我……”

    慕斯渾身一凜,很清楚他還在誤會她是罪魁禍首。剛開口想解釋,突然被易蘇寒的唇堵住嘴。

    他吻了她!!

    他有多久沒吻她了?自洞房那晚后……

    可慕斯卻渾身冰涼,沒法驚喜,更沒法欣慰。因為男人的牙門緊閉,只是用兩瓣唇死死夾緊她的嬌唇,直至淤青。

    不僅如此,她肩頭還一陣刺痛,被男人留下深深的爪印。這樣的吻很炙熱,卻沒絲毫溫情,有的只是無限仇恨。

    在他這里,她依舊是個笑話……

    可旁人卻不懂!

    只見那頭的曹主任已氣急敗壞的走掉;

    而病房門口的姜愛萍看到這一幕后立馬慌了神,跑回病床前跟阮玉嘀嘀咕咕著什么;

    走廊上的觀眾已離開,易蘇寒也不用再演戲。他猛地松開唇,將女人的身體重重往墻壁上一推,取出濕巾使勁擦了擦嘴,還將濕巾囂張的朝女人臉上一扔……

    “聽著,不管你做什么,老子都不會放過你!”

    壓低聲音撂下這句話后,男人絕情轉身,甩手離去。

    無底線的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是我干的!”

    慕斯爆發,沖他的背影喊道。以為他擦嘴的動作是故意羞辱她,卻不知易蘇寒是出于本能……

    這些年為毛不碰她?除卻仇恨不說,還有一點:臟!

    洞房夜那晚的陰謀,讓處女座的易蘇寒產生心里潔癖,總覺得她被猥瑣的老男人碰了,臟!

    前方男人無視她的怒吼,離去的步伐匆忙而堅定。

    讓慕斯的淚水再度傾巢而出,她撕心裂肺的喊了句:

    “易蘇寒,離婚!”

    “……”男人依舊無視,叮鈴一聲電梯門打開,男人沒半點猶豫踏進去。

    這一刻,五年的忍辱讓積怨如火山噴發般決堤,慕斯撒開腿便追上去。不為解釋“流產的戲碼”她不是主謀,只為果斷和他攤牌離婚。

    可還是晚了一步,她追到電梯前,門已緩緩合上,夾縫中只剩他那張陰冷仇恨的臉。低著頭微微勾唇,無限詭異的笑著,讓人毛骨悚然。

    慕斯不懼,火速轉到樓梯口連連往下沖,過程中耳邊只有一句話,劉毛毛的那句話:

    “你已被提出麻將桌!”

    是的,走到這一步她再沒理由堅守這段荒唐的四人行婚姻。劉毛毛說的沒錯,孩子的事,可以另想辦法。

    離開易蘇寒,地球就轉不動么?她慕斯就找不到孩子么?!

    這次慕斯是破釜沉舟要離婚,可偏偏上帝要跟她不如愿?

    因為同時,電梯里的易蘇寒接到一個神秘電話:

    “易總,我家少爺想見你。”

    來電號碼易蘇寒不陌生,是易家父子很想攀上的一棵大樹,那人的助理。之前對方一直不給機會,今天竟然破天荒主動要見他,那還不飛奔過去?

    因此當慕斯追到樓下后,還是沒機會跟易蘇寒攤牌,只遠遠瞧見門口的他,急匆匆上了一輛熟悉的輝騰車。

    而駕駛座上中年男人的側影,她有些眼熟,竟是井炎的司機——航叔?

    • 撒旦首席致命囚愛 截圖1
    • 撒旦首席致命囚愛 截圖2
    • 撒旦首席致命囚愛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