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師下山陳長生顧若璃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靈異 > 道師下山

道師下山

道師下山

10.0

手機閱讀

來源:黑巖

作者:清流V

時間:2019-10-07 14:30

評語:在母親下葬的前一天晚上,我竟然奇跡般的在棺材里出生了

陳長生顧若璃小說在線閱讀小說叫做《道師下山》,這里有道師下山小說在線閱讀。陳長生顧若璃小說主要講述了:本該胎死腹中的陳長生,竟在母親下葬前一天晚上出生在棺材里。本以為大難不死的陳長生卻在出生時,被過世的母親吸走一魂一魄,注定活不過十二歲。

精彩節選:

“張鳳府,我告訴你……這輩子……你都別想得到楔靈書……”

這是爺爺說的最后一句話,說完我看到爺爺的魂魄越來越淡,越來越弱。到了最后終于消散在了那蕭瑟的夜風中……

那一刻,我的眼淚已經流干,心疼的無法呼吸。要不是爺爺在我身上施了定身咒,恐怕我早就沖出去了。

可是此刻,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爺爺在我面前魂飛魄散。那種無力的焦灼,讓我感覺比死還要難受。

我不記得那天張鳳府是什么時候走的,腦海中全是爺爺的身影。往事像潮水一樣不斷的涌向我的腦海,爺爺抱著我嬉戲打鬧的情形仿佛就在昨天,可是我知道這樣美好的畫面只能在回憶里悔恨憑吊了……

天地間一片死寂,整個世界仿佛只有我是活著的生命。

張鳳府——這個如同魔鬼般的名字在我的靈魂深處定格了。他殺了我所有的親人,也粉碎了我的童年。我暗暗發誓:早晚有一天,我要他為我的親人償命。

爺爺的結界支撐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我才沖破了結界。我跑到爺爺的身邊,抱著他的尸體嚎啕大哭。可是他卻永遠也聽不到我的聲音了。

那年我只有八歲,但是從那一刻開始,我的性格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轉變,就連心智也仿佛一下子成熟了許多……

我知道張鳳府不會輕易放過我,要是在這里逗留太久的話,他肯定會找過來,于是我把爺爺留下來的“楔靈書”以及那只“束靈筆”塞進了懷中用腰帶緊緊的勒著,然后一把火果斷的燒了爺爺的尸體就下山找姑婆去了。

姑婆全名叫蘇紅葉,她不是我爺爺的親妹妹,據說兩人從小就青梅竹馬,從小學到大學一直都是同學,本來畢業后他們是要結婚的。可惜造化弄人,后來爺爺遇到了奶奶,而且迅速墜入了愛河一發不可收拾。

姑婆和爺爺的這段感情也隨著奶奶的出現就此終結了。而爺爺或許是因為心里內疚,于是就認了姑婆當妹妹。

不過姑婆卻始終放不下爺爺,因此一直都沒有嫁人,或許在她的心里已經沒有勇氣再去愛一個人了。

那天我來到姑婆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我一個人走了好幾十公里山路。這要是換做一般的孩子,可能早就哭了。但是我卻沒有哭,仇恨似乎給了我巨大的能量,他在支撐著我不能哭。

姑婆見我衣衫襤褸狼狽不堪的站在門口,一把就抱住了我。還問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姑婆的懷抱很溫暖,本來說好的不哭的,但是被姑婆抱住的一剎那,我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畢竟在親人面前,情感的釋放是最徹底的。

我哽咽著把發生的所有事,告訴了姑婆。她的臉色剛開始很難看,但是慢慢的就平靜了下來。

那天夜里姑婆好像很緊張,簡單的收拾了行囊然后就帶著我去了車站買了去CD的車票。

我知道姑婆是怕張鳳府找來,所以才會這么著急的搬家。

看著這片生我育我的土地漸行漸遠,也就意味著我的童年正式結束了。

后來,姑婆在CD市青羊區租了一間房子,而我的名字也從陳長生改成了蘇立生。這主要也是為了防止張鳳府找到我……

慢慢的我開始適應這里的生活,不過平日里我的話卻很少,甚至隔壁跟我同齡的白雪找我說話,我都對她愛答不理的。以至于她竟然把我當成了啞巴。

我的性格開始變得十分孤僻,不愿意和周邊的人接觸,因為我心里仍舊放不下仇恨,大仇一天不報,我就一天不會開心……

十歲那年,姑婆開始教我學習爺爺留下來的“楔靈書”。也是在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陳家世世代代都是驅魔人。這個只能在小說里看到的字眼,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了我的身上。

這本書包羅萬象,奧妙無比,不但有驅魔抓鬼的術法,也有摸骨算命的絕學。更有甚者,修行到一定境界,還能預言未來將要發生的事。這也難怪張鳳府處心積慮的想要得到這本書了……

可能是因為喝了爺爺的“心頭血”的緣故,我的悟性很高,學習道術也是很快,短短的兩年時間我便已經掌握了所有驅魔抓鬼的道法。只不過后面的五行、摸骨、預言等等我卻沒有興趣去學。只是把一些口訣默記在心里。

十二歲那年是我的本命年,同時也是我應劫的一年,這一年姑婆對我很是關心,甚至為了怕我發生意外,書都沒有讓我讀了,在家足足休息了一年。因為爺爺和父親生前都說過我很有可能活不過十二歲。

雖然爺爺用詩雅嫂子的魂魄和他的“心頭血”為我續命,但是“楔靈書”上記載“和魂術”只能延續當事人四年的壽命。時間一到另一個人的魂魄就會自動離去,到那時候當事人就會死。

可是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一年過的卻異常的平靜,詩雅嫂子的魂魄也沒有離開我的身體,就仿佛和我的魂魄已經合二為一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詩雅嫂子的事漸漸被我遺忘在了角落里,而我也從八歲的小孩子長成了十九歲的小伙子。

這一年,我考上了西南某財經學院,學校距離CD有兩百多公里。拿到錄取通知書那天,姑婆高興的眼淚都流下來了。按照她的話說,終于沒有辜負爺爺的托付。

離開家去學校的那天,正值初秋,姑婆送我到了車站,臨走前特意叮囑我,千萬不要把所學的本領顯露出來,要不然后患無窮。

我當然知道她是擔心張鳳府會找到我,不過我當時卻不這么想,這么些年我一直都在修習《楔靈書》,我感覺體內的靈力已經足矣對付張鳳府那個魔頭了。不過為了不讓姑婆擔心,我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她。

2019年9月1號上午9點42分,我準時來到了學校報了到。

看著這座百年老校,我心里感慨萬千……

似乎夢里曾站在這里,孤單的身影映襯著朝陽升起,蒼涼而悲壯。

我緩緩走在青石板路上,迎面一面紅旗迎風飄揚,微風夾雜著沙粒把旗子掀開,緩緩露出“南城大學”四個大字。

我回頭看了看來時的路,對著那段塵封的往事告別,似乎踏進這座舉世矚目的大學,我的另一端人生就正式啟航了……

“蘇立生……”

突然,有人在喊我。

蘇立生這個名字陪伴了我整整十一年,雖然只是我的化名,但是我也早就習慣了別人這么喊我。

我四處尋找著聲音的來源,這時我看到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生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我仔細打量著她,翻遍了所有的記憶碎片也沒有找到關于她的印記。

“你是??”

那女生撅起了小嘴,一雙大眼睛特別的迷人。

“我是小雪呀?小時候住在你家隔壁的。那時候我還常常去你家里耍,可是你總是不理我,害我還把你當成了啞巴。”

她走到了我的身邊,嘴角上揚露出了一絲嫵媚的笑意。

“你是白雪?”

我終于想起來了,這個在我小時候記憶里出現過次數最多的女孩子。只不過她現在的樣子,確實讓我有些不敢認了。

她不但比小時候變得更漂亮了,就連身材也變得飽滿了起來。凹凸有致,屬于那種讓男人一見就能迅速勾起興趣的女人。

“還算你有良心,沒有忘記我,要不然以前的那些零食就算是肉包子打狗了。”她看了看我手中的行李:“你也來這里上學嗎?”

我點了點頭,算是回答她。

“在那個班呀?”她伸手幫我拿起了書包:“我幫你拿……”

“謝謝……”我紅著臉,然后了低下了頭:“四班。”

“這么巧?我也是……看樣子,我們兩個還真是有緣呀。”她顯得很高興,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尷尬地咳嗽了兩聲,正準備接口,這時胸前的玉佩突然變得燙了起來。

按照以往的經驗,我知道只有“臟東西”接近的時候,玉佩才會做出反應。可是現在是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那種東西呢?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只聽又一個甜美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白雪,這帥哥是誰呀?是你剛交的男朋友嗎?”

  • 道師下山 截圖1
  • 道師下山 截圖2
  • 道師下山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