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與將軍解戰袍深陸霜霜秦重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愿與將軍解戰袍

愿與將軍解戰袍

愿與將軍解戰袍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悠書閣

作者:藍華月

時間:2019-09-02 14:34

評語:錯認了良人。

陸霜霜秦重小說叫做《愿與將軍解戰袍》,這里有愿與將軍解戰袍小說在線閱讀。陸霜霜秦重小說主要講述了:上一輩子的陸霜霜有眼無珠錯認了良人,最后自己落的個慘死的局面,這一世重生她斗渣男出一口惡氣之外,還要抓住上一世生生錯過的良人秦重大將軍。

精彩節選:

現在,她算是明白了。

這群人先是給她下毒生病,然后再用秦重的傳言來嚇唬她,最后,是徐清朗的假意溫柔。

可真是摸著她的軟肋來的,要是從前,她早就巴巴的送上門去給他們作踐了吧?

但現在,她只想給那對狗男女親手送上黃泉路。

素喜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家小姐,半晌才開口。

“小姐,您真的不喜歡表少爺了么?”

提到此事,她眼神再度變得冷颼颼的。

“別提這事,我犯惡心。”

“哦,奴婢只是覺得,表少爺好是好,可就是有點太溫柔了。小姐跟著他,難免以后要受公婆的氣。”

呦呵,她斜楞著看了自己的小丫頭一眼,從前怎么沒覺得,她的素喜眼神倒是不錯。

旋即,又沉默了下來。

好像,瞎的只有她自己。

“小姐,許嬤嬤的事情,您是怎么打算的?難道,真的要放過那個刁奴么?”

陸霜霜搖頭冷笑。

她現在才知道,許嬤嬤竟然是宋姨娘的人。

她想起之前自己身體一直不好,所以到了將軍府之后,一直都是許嬤嬤幫她料理府中事物。

想必,許多事情就是那時,讓許嬤嬤暗中做了手腳。

這個老刁奴,自己跟母親都待她不薄,沒想到,她居然敢忘恩背主!

“自然不會。對了,明日就是張太醫,給老夫人請脈的日子吧?你明日一早,就去榮禧堂稟告,就說我病得厲害。”

“是。”

她在老夫人身邊長大,雖說之前因為宋氏的挑撥,跟老夫人的關系有些疏遠。

但她現在身份不同,老夫人不會置之不理的。

明日,可有一場好戲可看呢!

第二日,果然如同她所預料的那樣,老夫人在得了素喜的消息后,就央求太醫,過來給她診脈。

張太醫為人正直,又是宮里的太醫,因此陸霜霜并不怕他會被宋氏收買。

得知他要過來的消息后,許嬤嬤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數次想要找借口離開,卻被陸霜霜一個眼神制止了。

“嬤嬤這是怎么了?”

她明知故問,而許嬤嬤則是勉強的扯著一張老臉,笑得比哭還難看。

“老奴,老奴剛剛想起來,灶上還給大小姐熬著一鍋雞茸粥呢。要不,老奴下去看看?”

說著,起身就要走。

可素喜卻出現,堵住了她的去路。

“嬤嬤,小姐還沒開口讓你走呢!”

陸霜霜摸了摸書頁,冷冷說道:“看來這里是容不下許嬤嬤您的大駕了,但是今日,你還是給我待在這里的好。”

瞬間,許嬤嬤冒出了一頭的冷汗。

她不知道大小姐這是什么意思,只能不停的在心里安慰自己,也許只是她想多了而已。

很快,祖母身邊的陳嬤嬤,便領著張太醫進了她的屋子。

“見過大小姐,奴婢是奉了老夫人的命令,帶張太醫給您請脈來的,不知大小姐可好些了?”

陸霜霜點點頭,柔弱又乖巧,讓人看著就忍不住心疼。

“多謝嬤嬤,有勞張太醫了。”

伸出一截皓腕,張太醫告罪一聲,這才坐下號脈。

沒過多久,張太醫便皺緊雙眉,似是有些疑惑。

“陸小姐稍等。”

從隨身的藥箱內取出一枚銀針,扎入了她手腕上的一個穴位。

“嘶——”

陸霜霜痛呼一聲,但張太醫拔下銀針,卻見針孔里流出一滴黑血。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正常人的血不都是殷紅的么?

陳嬤嬤立刻上前,關切的詢問道:“張大人,不知這是怎么回事?”

張太醫擦了擦銀針,面色卻一下子沉了下來。

“陸大小姐這是被人下了一種慢性毒藥。這藥起初并不引人注意,但長此以往,只怕會壞了根基。敢問小姐,最近可是常常感覺到神思倦怠,身體無力?”

陸霜霜臉上帶著幾分驚慌無助,活脫脫一個六神無主的小可憐。

倒是陳嬤嬤覺得有古怪,用力的扯了一把旁邊的素喜。

“素喜,你貼身伺候小姐,到底有是沒有?”

素喜連忙點頭,烏黑的大眼瞬間通紅。

“是,張大人說得不錯。我家小姐最近就是如此,難道,真的是、是中毒?”

陳嬤嬤也驚了驚。

有人,居然敢謀害陸家大小姐!

“大小姐莫慌,張大人,我家小姐這毒,可還有沒有救?”

張太醫摸了摸胡子,沉思片刻說道:“救是有救,不過若是毒素繼續加深,只怕會耽誤小姐的一生。”

陸霜霜的淚珠子成串的落下,嗚咽道:“嬤嬤,是誰要害我?”

陳嬤嬤連忙讓素喜好生的把張太醫送走后,拉著她的手低聲安撫。

“小姐放心,老夫人跟老爺,斷然不會放過這種居心叵測之人,老奴這就去稟告老夫人!”

陸霜霜乖巧點頭,看向了面色慘白的許嬤嬤。

“許嬤嬤,您這是怎么了?”

“老、老奴是擔心大小姐,也不知是哪個殺千刀的,居然敢謀害您。”

這話,說得可真是心虛。

陸霜霜瞥了她一眼后,柔聲道:“的確。要是讓我抓到了這個人,我必定要把她狠狠的打上五十板子,然后送官。謀害主人,可是殺頭的死罪!”

許嬤嬤雙腿打顫,差點跌下去。

她雖然貪財,卻也怕死得厲害。

“嬤嬤定然也是害怕了吧,難怪,我也是被嚇得夠嗆呢。要不嬤嬤,先回去休息吧。”

許嬤嬤如蒙大赦,手腳發軟的走了出去。

卻沒防備在她身后,多了一個小尾巴。

逃一般的跑回房間,許嬤嬤心如擂鼓。

急慌慌的收拾了細軟,正準備逃跑的時候,卻猛地想起來,每一次金玉堂送過來的藥都是只夠一次分量的。

也就是說,大小姐那邊根本就搜不出什么證據來!

但還沒等她安心多久,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道拍門聲。

“許嬤嬤,我們是奉命來搜屋的,快點來開門。”

許嬤嬤拍了拍胸脯,定了定神,打開了屋門。

她自認毫無破綻,還有閑心,跟來人打聽幾句。

“呦,怎么勞煩陳嬤嬤親自來搜屋了?”

陳嬤嬤卻是板著臉,不茍言笑。

“大小姐的事情,自然不能馬虎。許氏,你也算是大小姐身邊的老人了,怎能如此不經心。”

許嬤嬤心中不滿,但又有所依仗,便開始喊冤抱怨。

“唉,我只是個下人,哪里管得了大小姐的事情。再說了,這幾年都是素喜那個毛丫頭在大小姐的身邊伺候著,我哪里......”

“嬤嬤,這有一個盒子!”

許嬤嬤的話,被卡在了半空中。

她驚恐的看著那個丫頭舉著的盒子,不,這不是她的東西!

下意識的,她感覺到有些不安,剛想把盒子奪過來查看,卻見陳嬤嬤叫人把盒子的鎖扭開。

頓時,里面的東西顯露了出來。

陳嬤嬤狐疑的把拿出一個小紙包來拆開,卻見到里面,居然是磨成了沫的藥粉。

頓時,看向許嬤嬤的眼神里,便多了三分凌厲。

“你說,這東西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啊!”

許嬤嬤拼命的搖頭否認,但陳嬤嬤哪里容得下她狡辯,吩咐左右把她拿下,壓到正廳。

而許氏則是如遭雷劈,怎么可能,這東西怎么可能在她的屋子里?

  • 愿與將軍解戰袍 截圖1
  • 愿與將軍解戰袍 截圖2
  • 愿與將軍解戰袍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