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主宰楚風晴兒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永恒主宰

永恒主宰

永恒主宰

10.0

手機閱讀

來源:九庫

作者:缺火

時間:2019-08-31 15:05

評語:一目神瞳望穿萬古,一柄斷劍橫推古今

楚風晴兒小說叫做《永恒主宰》,這里有永恒主宰小說在線閱讀。楚風晴兒小說主要講述了:剛穿越到蠻荒大陸的楚風就被一群人圍攻,機緣巧合下來到神秘洞中覺醒了天命神珠,從此踏上逆天之路。以我手中劍,文鼎主宰路!

精彩節選:

被楚風反擊,那些人心里很不好受,當即便有人冷笑道:

“你就是個廢物,都快要十八歲了,卻還只不過是聚氣初期,整個青云城沒人比你更廢物了。”

“哦?是嗎?”

楚風目光一閃,他一步邁出,便將人群中那個嘲諷他的人給揪了出來,攥住那人的衣領。

那人拼命的躲閃,但卻無論如何都躲不過楚風的巴掌,就好像楚風那一掌扇出,毫無破綻。

啪!

那人的臉上,出現了一個巴掌印。

青云城,霎時安靜。

周圍的人都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一向懦弱的楚風,居然也會打人了?

“你!”被楚風揪住衣領的那位臉色羞怒,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一個“廢物”扇耳光,他可真是丟盡了人。

“如果我是廢物,那你連廢物都不如。”

楚風淡淡的道,一腳將其踹飛了出去。

“你給我等著!”

那位狼狽的爬了起來,怒視楚風。

“怎么,你還打算對楚家的少族長動手?誰給你的熊心豹子膽?”

楚風笑了,目中充滿著不屑,那表情帶著一抹從容與淡然。

“你!”這下,那位再也不敢吱聲了。論實力,他比不過楚風。論背景,他就更比不過楚風了。

楚風可是楚家的少族長,這個身份足以壓死他。

最后那人只得狼狽的鉆入人海,消失不見。

楚風臉上帶笑:“我楚風雖然不喜歡惹是生非,但誰若是不長眼,那我不介意教育一下。不過到時候出了丑,可別賴我。”

楚風言辭霸道,目光碾壓而過,被楚風目光掃視之人皆是打了個哆嗦,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

一旁的晴兒歡呼,俏臉驚喜,她最喜歡的,便是看少爺神采奕奕的樣子了。

“晴兒,我們回家。”

在眾人敬畏的目光之下,楚風與晴兒回到了楚家。

在楚家府邸門前,楚風看到自家的門衛都換了人。他離開之時,那門衛是他父親手下的人。現在,卻換成了楚擎天的人。

“三叔啊三叔,你動作倒是挺快的,看來你對楚家的滲透真是有些快啊。”

楚風心中冷笑,他大步走了過去。

門衛看到楚風歸來,將楚風攔截:“閑雜人等,不得進入!”

“少爺可是楚家的少族長,他若是算閑雜人等,你們又算什么?”

晴兒憤怒的斥責道。

這些門衛明顯就是狗眼看人低,居然把楚風少爺當閑雜人了!

“一個卑賤的女仆,也敢頂嘴?滾回去!”

那門衛冷冷的瞥了一眼晴兒,一根長矛直指晴兒,若是晴兒不躲開的話,勢必要被那長矛刺中。

“啊!”晴兒大驚失色,俏臉涌上驚慌,在蠻荒古域的時候她為了給楚風殿后,受了重傷,現在根本就躲不開。

楚風目中兇光一閃:“敢對我的人動手,你們找死!”

砰砰!楚風右手握拳,朝著那門衛轟了上去,那兩個門衛眼睜睜的看著楚風的拳頭轟了上去,卻無法躲避,仿佛那拳頭長了眼睛。

兩個門衛倒射了出去,重重的摔進了楚家庭院。

晴兒呆呆的看著這一幕,想到先前楚風的話,便不由得小臉通紅,小鹿亂撞:少爺說我是他的人?

“嘶!”

青云城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楚家好歹也是五大家族之一,別看只是小小守門人,但實力卻是聚氣境后期,這種人在青云城中都算作不錯的好手了。

可,這兩個門衛在楚風面前,卻毫無反手之力,楚風現在到底什么實力了?

“什么人?敢來我楚家放肆!”

這個時候,楚家之中有幾道強悍的氣息暴涌,楚家的大人物們被驚動。

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把楚家門衛給干暈,這是在挑釁楚家的威嚴!

然而,當楚家的大人物們瞧得那出手之人后,便都愣了下來:

“楚風?”

“廢物?”

楚家的人有兩種稱呼,顯示出了與楚風的親近關系。

楚風的父親楚嘯天是一個穿著青衣的中年男子,非常樸素,但是卻不怒自威。

楚風的三叔楚擎天,則是臉上時常帶著笑意,這笑意表面上看起來溫溫柔柔的,但若是細心品味,定然會覺得這笑里藏刀,暗藏殺機。

“風兒,怎么回事?你不是被家族派遣去邊遠地帶居住了嗎?怎么回來了?”楚嘯天問道。

楚家的其他人也都疑惑,并且面色不善。楚風是他們楚家的屈辱,楚家人都希望楚風遠離青云城,免得丟人。

“還不是因為途中被人截殺了?若不是你兒子有些準備,你怕是都見不到你兒子了。”

楚風冷笑,他與身體原主人的記憶融合,所以對于認楚嘯天為父親,并沒有什么排斥。

“什么?你被截殺了!”

楚嘯天驚了,怒不可遏:“誰敢殺我兒子!老子廢了他!”

雖然楚風不被任何人看好,但卻是他的寶貝兒子,發生了這種事情,他自然是憤怒不已!

楚風的三叔,楚擎天的臉上笑意僵了一下,眼中殺機緩緩浮現。

楚風大有深意的掃了一眼楚擎天,冷笑道:

“我也不知是誰來暗殺我,殺手都已經被我解決掉了。那派遣來暗殺我的人也真是個蠢貨,居然派遣了幾個聚氣后期的廢物,還不夠我打兩拳的。”

楚家的人都大驚失色,楚風區區聚氣境初期,居然干掉了聚氣境后期?

這楚風還是個廢柴嗎?

要逆天啊!

楚風的三叔表情抽搐了兩下,有些不大自然,這他娘的是當面打臉啊!而且這種事情,楚三爺也是不敢認罪,所以只能忍著。

“算那些人運氣好,沒落到我手里,否則我一定讓他們知道,敢害我兒子是什么下場!”

楚嘯天怒聲道,震得整個楚家的房子都似乎是搖晃了兩下,楚家的諸雄皆是精神一震,很多老者都哆哆嗦嗦的。

楚風目光閃爍,道:“嘿,等我抓到那人,定會將其抽筋剝骨,剁掉狗頭掛在南城門。三叔,您是最疼愛我的,您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楚三爺臉色有些難看,那害楚風之人,不就是說的他么?楚風這小子居然當著他的面這般嘲諷他,也真是夠狠了。

楚三爺深深地懷疑,這個小子是不是知道這一切的真相才故意為之的。

但由于被眾人看著,三爺也是只能笑著點點頭:“大侄子說的對,剁掉狗頭,掛南城門。”

“這怎么夠?還要把那老狗的幾條狗崽也揪出來,一起接受懲罰。那老狗害我,我也要讓他知道什么叫妻離子散!”楚風冷笑道。

楚三爺嘴角抽搐著點點頭:“一切都依大侄子的,敢欺負我大侄子,怎么懲罰都不過分。”

周圍的人瞧得楚三爺臉上的難看,都是以為楚三爺在為楚風打抱不平。畢竟楚三爺對楚風的關心可是出了名的,所以眾人也就沒有多想,也都跟著楚三爺罵了那暗殺之人幾句,以表安撫。

“對了三叔,我離開的時候,您不是答應過我這次任務我若是活著回來,您得給我獎勵么?我現在剛好缺幾枚聚氣丹,您看?”楚風笑瞇瞇的問道。

楚三爺臉色難看,他當初為了騙楚風出去執行任務,便許諾若是安全歸來應該有獎勵。沒想到還真的靈驗了,不過真正讓楚三爺難看的是,楚風這獅子大張口,居然要幾枚聚氣丹。

聚氣丹可是一品高階的丹藥,可以讓聚氣境的修士修行速度大增,每一枚都價值不菲。楚風卻一口氣要好幾枚……

“老三,你當初的確說過這話,就給了風兒吧,你是他的三叔也該給小輩一些獎勵。”楚風的大伯道。

楚風的父親也是點頭,楚三爺臉色鐵青,非常不愿意,但這兩位都開口了,他也只能肉疼的給了楚風幾枚聚氣丹。

“三叔,我知道您最疼愛侄兒了,這次侄兒為了執行您分配的任務,途中也損失了十幾柄靈器,雖然任務沒有成功,但這筆損失,您也得給報銷吧?”楚風將聚氣丹收好,又笑瞇瞇的問道。

楚三爺臉色鐵青,嘴角抽搐,十幾柄靈器?你真當我是傻子不成?就你那廢柴修為,能使得動十幾柄靈器?還用報廢了?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這一刻,楚三爺無比的確定,楚風是打算狠狠的宰他一把了!

“風兒這次辛苦了,老二,這種事情你作為長輩擔待一些。”楚風的大伯面色古怪的道。

他也是覺得不對勁,以楚風的實力,不大可能會把一品靈器用報廢,更何況十幾柄。

“好吧,給你。”楚三爺咬咬牙,還是給了。誰讓這件事是他慫恿楚風去的呢?

將十幾柄靈器給備好,楚三爺便有了離意:“幾位,既然事情都已經解決,那我也該告辭了。”

楚風瞧見這一幕,又舔了舔嘴唇,笑呵呵道:“三叔,您這么著急離開干什么?侄兒還想跟您敘敘舊呢。”

“敘舊?我們還有什么可以敘舊的。”楚三爺沉著臉問道。

“當然是交流交流感情,這次侄兒為了執行您吩咐的任務,受了傷,這些傷勢最起碼得十幾株靈藥才能恢復。”楚風淡淡的道。

“一株靈藥也沒有,現在寶庫空虛,靈藥都被分發下去了。”楚三爺決絕的道,他發誓,不能再被這個小子宰了,這個小子開口起來漫天要價,太狠了。

哪怕是他是楚家的財政大臣,富得流油,也很肉疼。

“恩,既然三叔沒有,那我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但我聽說家族最近給您分配了幾套房產,您住在長老院應該用不著吧?那幾套房產您就拿出來給侄兒養傷吧。我倒是不介意麻煩一點自己找靈藥恢復,只是一個安靜的養傷之地這卻是必須要有的。”楚風認真的道。

哪怕是以楚三爺的城府,也是差點忍不住破口大罵了。你說的倒是輕松,幾套房產,那可是價值幾萬靈石,他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

“三叔,難不成你以前疼愛你侄子都是騙人的?一說到正兒八經辦事兒上,您就蔫了?我這可都是為了執行你分配的任務受的傷,你居然不管不顧,也太無情了吧。”楚風道。

那臉色,好似是很委屈的樣子。

這也是看的很多楚家的老輩修士心疼:“哎,一個小孩子出去執行任務,能活著回來真不容易。老三啊,你平時最疼愛風兒了,這次還是執行你分發的任務,你的確該補償一下。”

楚三爺咬著牙,欲哭無淚。

這僅僅是“補償”嗎?這分明是狠宰啊!

大伯楚震天也對楚風今天的表現感到一些異常,卻又說不出來哪里不一樣。

但也沒多想,覺得有理,便道:“對,家族實在是太嘈雜了,老三你那里剛好有幾套房子,就貢獻出來吧。”

在楚風委屈的目光和周圍人的“慷慨”之下,楚三爺最終還是無奈道:“既然侄兒有傷在身,那三叔也不能不講情面,最近還有兩套樓,你去家族登記一下吧。”

說完,楚三爺便頭也不回的快速離開了,他生怕楚風再是在大張口,問他索要什么寶貝財產。

周圍的人都笑著點點頭,楚三爺這般闊綽,不愧是楚家最富有的人。

楚風看著楚三爺的背影,臉上笑意瑩瑩,內心卻是一片冰冷:“三叔啊三叔,這怪不得我,誰讓你先對我不仁不義呢?我這只是討回一些利息罷了,真正的賬我一點一點跟你討回來!”

……

幽靜小路,只有楚風以及楚嘯天兩人。

楚嘯天陪在楚風的身旁,一路上欲言又止,想說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爹,有些事情,你就不要問了。”

瞧得楚嘯天的遲疑,楚風笑道。

楚嘯天詫異:“你知道我想問什么?”

“呵呵,你不是就想知道,截殺我的那些人到底什么身份特征?”楚風懶洋洋的道,漫不經心的點破了楚嘯天心中所想。

楚嘯天臉色微微一驚,自己的兒子居然能猜的透自己的心思?

兒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善于察言觀色了。

“這么說來,你知道那些人的來路?”楚嘯天不禁問道。

“我暫時還不知道,不過我有他們的線索。”

楚風淡淡道,他的手中,有幾張小紙條,那都是楚三爺寫給殺手的封殺令。

只不過他現在不想和他父親說明真相,一是不想讓父親擔心,二是楚三爺這老賊對他下過這么多次狠手,他不親自報復回來怎么行?

“風兒,既然你有線索,那你告訴父親,我一定將他抓出來!”

“不需要了,爹,你放心,既然我能死里逃生,就證明他們奈何不了我,等我找齊線索,我會親自找他算賬!”

楚嘯天被楚風嗆得不輕,既然兒子都這么說了,他也沒多說什么。

只是他愈發的覺得,自己的兒子變得神秘了。

就好像一下子長大了似的,這說話的氣質,做事的方式,都與之前那個廢柴兒子格格不入。

楚嘯天淡淡一笑,感到欣慰。

這樣的兒子,似乎也挺好。

  • 永恒主宰 截圖1
  • 永恒主宰 截圖2
  • 永恒主宰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