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毒妃要歸來武青顏長孫明月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神醫毒妃要歸來

神醫毒妃要歸來

神醫毒妃要歸來

10.0

手機閱讀

來源:微閱云

作者:錦池

時間:2019-08-15 11:14

評語:還是一樣在后面追著她。

武青顏長孫明月小說叫做《神醫毒妃要歸來》,這里有神醫毒妃要歸來說在線閱讀。武青顏長孫明月小說主要講述了:武青顏一介天一朝穿越為廢材,看她如何虐那些壞心眼的人,別人看不起又如何讓,她一樣活的風生水起。大齊三皇子長孫明月還是一樣在后面追著她。

精彩節選:

在滿屋子人的呆楞之中,武傾城是最先回神的那個,也是最先開口的那個。

“二妹妹,你啥時候會治病?快別在這里添亂了。”武傾城說著,想要再次握住武傾城的手腕,“難道二妹妹又犯病了?”

你才犯病了,你全家都犯病了!

武青顏后退一步,看著這個說哭就哭,怎一個我見猶憐了得的武傾城,心里一陣好笑,好一個演技派的,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看來這個武傾城是要比梅雙菊,還要懂得見縫插針的高手啊!

只是,不好意思,武家大小姐,您燒錯了香,也拜錯了佛,我武青顏活到這么大,還真就不是一個懂得憐香惜玉的主兒。

“老夫人。”武青顏上前幾步,放慢動作的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孫女說的話句句屬實,孫女動手打段世子,真的是為了能給段世子看病。”

梅雙菊只當這武青顏是沒話找話的垂死掙扎,趕緊給身邊的顧氏使了個眼色,僅用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輕輕開口:你是死的么?不想要那上好的翡翠掛墜了?

顧氏一聽,趕緊轉了轉眼珠子,干澀的眼眶當即紅了幾分:“老夫人啊,估摸著二小姐是又犯病了,老夫人可切不能聽二小姐的胡言亂語。”

梅雙菊點了點頭,佯裝賢淑的滿眼疼愛:“老夫人,二小姐這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心知老夫人菩薩心腸,可如今段王爺著急要人,老夫人就算再想偏袒二小姐,也不能輕信了她的滿口亂語啊!”

老夫人雖然年歲大了,但并不代表她就開始糊涂了,她瞧著此刻跪在自己面前的武青顏,眼神清澈,神色淡然,不吭不卑,不驕不躁,怎么也不像是瘋癲了。

只是,眼下段王府確實是急著要個交代,若是她把武青顏扔出去,能擋住這個災禍,也算是劃算,畢竟段王爺不會要了武青顏的命,撐死不過就是一頓板子罷了。

主意打定,老夫人緩緩道:“來人,將……”

武青顏是多么精透的人?眼看著老夫人的神色不對,不等老夫人把話說完,直接伸手握住了老夫人的手腕。

顧氏嚇得當即就站起了身子:“小賤人!反了你了?連老夫人都敢動手了?”

徐氏的臉色也沒好看到哪里去,上前幾步,拉住武青顏的另一只手腕:“青顏,休要胡鬧,趕緊松開手,跟老夫人認個錯。”

武青顏聽了徐氏的話,心中冷笑,她根本就沒做錯,何來的認錯?

轉眼,再次朝著老夫人看了去,趁著屋子里的人亂成一團之際,武青顏忽然不緊不慢的開了口:“老夫人最近是不是經常做噩夢?且畏寒怕冷四肢發涼?”

老夫人一愣,看著武青顏的眼神猛地加深了幾分,不得不說,她最近確實總是睡不好,而且十分的畏寒。

梅雙菊見老夫人楞住了神色,趕緊朝著武傾城使了個眼色,她折騰了一夜,目的就是為了栽贓陷害,若是被武青顏歪打正著的給躲了過去,那她這一夜的功夫不是白搭了么?

武傾城心神領會,再次撲在了武青顏的面前,雙眼含淚,楚楚可憐:“二妹妹可不要說瘋話了,老夫人好好的,怎么會生病?二妹妹雖然癡傻,卻也萬不能這般詛咒老夫人啊!”

如果可以,武青顏真的很想親手撕爛了武傾城這張破嘴,上下嘴皮子一嘚啵,說出來的話看似無心,卻字字栽贓,挑撥離間不用上稅是么?

掙脫開徐氏鉗制的同時,武青顏一把握住了武傾城的手腕,五指順然收緊,抬眼朝著武傾城看了去,嘴角上挑,忽然輕輕的笑了起來。

武傾城,你不是喜歡哭么?我今兒便讓你哭個夠本!

武傾城哪里想到武青顏會對自己出手?當即疼的擰起了長眉,那掛在眼眶之中虛偽的淚珠,直接滾了下來。

這次她可不是假傷心,而是真疼痛啊!

梅雙菊見武傾城臉色不對,雖然武傾城總是裝的楚楚可憐,但她究竟是假哭還是真嚎,別人看不出來,梅雙菊還是能瞧得出來的,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不是?

“武青顏,你大膽!竟然敢欺負你姐姐!”

到底是自己的女兒,饒是梅雙菊平時再能裝,此刻也是坐不住板凳了,一個起身,舉著巴掌,風風火火的就朝著武青顏躥了過來。

然,還沒等梅雙菊的巴掌落下,老夫人忽然厲呵了一句:“都消停一會,讓二丫頭繼續說!”

梅雙菊一個緊急剎車,愣怔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瞪圓了眼睛,她是不是聽錯了什么?老夫人竟然相信了這個傻子的話?讓這個傻子繼續說下去?

武青顏掃了一眼如遭雷擊的梅雙菊,慢慢地站起了身子,伸手撫摸上老夫人的腰身,輕輕揉捏了起來。

“老夫人,可是舒服了不少?”

老夫人本想讓武青顏住手,可她忽然發現,經過武青顏揉捏的地方很是舒服,不禁在不知不覺之中,瞇起了雙眸。

“嗯,確實是舒服了不少。”

顧氏,徐氏,梅雙菊,武傾城等人見此,均是傻眼了,她們在老夫人身邊小心翼翼的討好了這么多年,也沒見老夫人讓誰近身伺候的,怎么如今這個小賤人一回來,待遇就不同了?

武青顏忽視掉所有人的震驚之色,專心的給老夫人揉捏著,不過就在老夫人最為舒服的時候,她卻忽然停手了。

“怎么不按了?”老夫人詫異的睜開了雙目。

武青顏吸了吸鼻子,背地里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的眉角一抽,紅著眼眶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孫女也想給老夫人繼續按,只是段王爺那里不是還等著孫女去交代么?孫女是真的想把老夫人的畏寒給治好了,只是……”

老夫人見武青顏欲言又止,擰了擰眉:“只是什么?”

“只是怕段王爺為難孫女,雖然孫女昨兒晚上是給段世子治病,但在其他人的眼里,孫女是打了段世子不是嗎?”

老夫人冷冷一哼,態度與剛剛截然相反:“看病就是看病,何來的打人之說?二丫頭你放心的去段王府,若是段王爺當真為難了你,我自會出面幫你解決了此事。”

她的病不是一日兩日了,難得有一個能緩解她長期疼痛的人,她現在就算是想不管武青顏都不成。

所以說啊,有時候,要想讓一個揣著明白裝糊涂的人幫你說話,只需抓著她的軟肋就好。

而武青顏偏偏天生就長了一雙直戳人軟肋的眼。

站在門口的雙喜簡直覺得不可思議,她家小姐還真是好樣的,不過是幾句話,便讓老夫人心甘情愿的偏袒!

顧氏,梅雙菊更是傻了眼,連著窩火帶著嫉妒,恨不得用眼神戳死武青顏。

武傾城就更不用說了,自己明明是鳳女,卻也從來沒有得到過老夫人的這般重視,武青顏這個賤人究竟何德何能!

在所有人的嫉妒之中,武青顏站起了身子:“孫女謝謝老夫人。”說著,輕輕一笑,轉身走了出去。

嫉妒是么?那就好好的嫉妒下去!因為姐從回來的那一日開始,便打算讓你們這些只懂得窩里斗的女人嫉妒到死!

雙喜隨著武青顏走出了院子,想著剛剛武青顏對老夫人說的話,崇拜的兩眼放光:“小姐,您怎么知道老夫人失眠畏寒?”

武青顏笑了笑:“你要是腎虛的話你也寒。”

沒錯,老夫人其實沒有太大的毛病,只是腎虛而已,不過在這個萬惡的古代,人們對于腎虛的了解還不是很透徹,不過不怕,她有一百種辦法治腎虛。

只是……

她現在還不想直接把老夫人的病給治好了,因為她治病是其次,拉攏老夫人才是主要的。

她很清楚,自己要想以后在這個府里暢通無阻,就必須要有一塊免死金牌,而老夫人,剛剛好就是一塊會說話的‘免死金牌’。

一只手,忽然拉住了武青顏的手腕,武青顏輕輕回眸,便是對上了徐氏一雙擔憂的眸子。

“青顏,你怎可如此放肆?公然和大夫人二夫人為敵?你聽娘的話,等你從段王府回來,趕緊去給大夫人和二夫人賠個不是,你別怕,娘會跟著你一起去的。”

武青顏看得出來,徐氏是好心,只不過,這份多余的好心,她不需要。

掰開徐氏的手指,武青顏輕輕一笑,聲音不大,卻冰冷到沒有任何的溫度:“我從沒做錯任何事,為何要道歉?難道只是為了更卑微的寄人籬下么?”

徐氏搖了搖頭,語重心長的道:“青顏,你可聽說過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么?”

“呵……”武青顏笑了,“那么,娘親可又曾聽說過,忍一時得寸進尺,退一步變本加厲?”

徐氏不敢置信的后退了一步,看著眼前這個熟悉又陌生的武青顏,濕潤了眼眶:“青顏,你是真的變了。”

“不,我不是變了,是因為曾經的那個武青顏早就已經死了。”武青顏說著,對著徐氏忽而一笑,“娘親若是喜歡,大可以繼續助紂為虐的任人欺壓凌辱,但我懇請娘親,別把您的那一份懦弱強加在我的身上,我從不懂得彎曲著膝蓋做人,也對別人的冷嘲熱諷無福消受。”

無休止的隱忍,只會助長狗的狂傲,這不是道理而是真理!

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眼眶爭涌而出,徐氏顫抖著肩膀,沒了言語,當年她確實是放棄了武青顏,眼看著武青顏被火燒,被送走,可那時候的她也是無可奈何啊!

剛剛從老夫人屋子里出來的武傾城,撞見了院子里的這一幕,眉眼一轉,佯裝打抱不平的扯開了嗓子:“二妹妹怎可對自己的娘親這般頂撞?別人看了,會說二妹妹禽獸不如的!”

武傾城,你還真是哪里都能拉泡屎啊!

武青顏冷冷地掃了武傾城一眼,微笑得悠然,話說得冰冷:“武傾城,少在那里煽情,姑娘我哭不出來!”

武傾城被噎了個面紅耳赤,卻再是一個字都吐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武青顏瀟灑離去。

  • 神醫毒妃要歸來 截圖1
  • 神醫毒妃要歸來 截圖2
  • 神醫毒妃要歸來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9023173號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