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umnow"><form id="umnow"></form></code>

    1. <track id="umnow"><strike id="umnow"></strike></track>
    2. 最恨長情東流水舒窈厲沉溪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最恨長情東流水

      最恨長情東流水

      最恨長情東流水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中云

      作者:砂糖

      時間:2019-08-15 08:56

      評語:最特別的那一個。

      《最恨長情東流水》小說主角叫做舒窈厲沉溪,又名《清風徐來,等你入懷》,這里有最恨長情東流水小說在線閱讀。舒窈厲沉溪小說主要講述了:舒窈不會說話,偏偏就有人欺她軟弱給她設下一個陷阱,厲沉溪看過那么多的花花草草,舒窈雖是最木訥的那一個,卻也是最特別的那一個。

      精彩節選:

      簡單的b超檢查,但歐陽策擔心厲沉溪起疑,在了解過實情后,就安排舒窈跟著一個女醫生去了隔壁。

      自己則留下來陪著厲沉溪閑聊,以拖延時間。

      “老同學,今兒看你這抱著媳婦過來,興師動眾的樣子,四周也沒有記者呀!”歐陽策言辭敏銳,視線更顯凌冽。

      厲沉溪當即眸色一閃,看向了他,“你什么意思?”

      “啊,還是當初你和舒窈結婚匆忙,連場婚禮都沒來得及辦,這幾年,你和她貌合神離,逢場作戲,在這個圈子里,也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了!”

      歐陽策的家世也不低,醫藥世家出身,身后有著龐大的家族企業支撐,他又是家中唯一的男性繼承人,只可惜一心喜歡醫學,又為人放蕩不羈,對家族企業不感興趣而已。

      倆人又是同學多年,平日里聊天,自然無拘無束。

      只是這些話道出,厲沉溪怎么聽都覺得不舒服,眉宇略顯蹙起,淡道了句,“別總聽信外面的謠言八卦!沒用的事!”

      “哦?那這么說來,你和舒窈之間的關系,很好咯?”歐陽策反問。

      厲沉溪看著他,“我和她關系好與壞,你問那么詳細干什么?”

      “還能干什么?無聊多問幾句罷了!”歐陽策聳聳肩,隨意的靠著自己的座椅,俊逸的模樣透著幾分慵懶。

      厲沉溪坐在之類,心神總是有些不寧,感覺好像有什么事兒要發生似的。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又問了句,“對了,舒窈一直在你這里治嗓子,怎么也看不到起效?她的嗓子,到底還能不能治?”

      “這個問題問的!”歐陽策淡然一笑,又說,“想要治療,還不簡單?”

      接著,歐陽策為了拖延時間,也為了解釋清楚明了,直接調出了電腦中的病例,將屏幕調轉,讓厲沉溪看著,“最難也是最簡單的,就是手術,將她的嗓子咽喉部位切開,植入語音器,日后自然可以說話的,還可以導入上百種語言。”

      頓了頓,歐陽策似乎想到了什么,“以后還可以直接改行做個翻譯,保證各種語言,樣樣精通。”

      “……”

      厲沉溪臉色沉了下來。

      這什么辦法,竟拿他的女人當什么了?機器人嗎?還植入語音機。

      也看出了厲沉溪的臉色變化,他又說,“如果不這樣的話,也有別的方法治療,手術切除她咽喉中病變的組織,還有那個良性的小腫瘤,然后假以時日,定能恢復嗓音。”

      “病變的組織?還有腫瘤?”厲沉溪幾乎是第一次聽說這些事情。

      歐陽策說,“我早就給她做過全面的檢查,她的咽喉不能發聲,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有毒物質的腐蝕侵害,時至多年,導致組織病變,腫瘤滋生,扼制嗓子發聲。”

      有毒物質侵害?

      也就是說,她當年小時候是被人活活毒啞的!

      厲沉溪看著他電腦中有關舒窈的病例,深邃的眸光陰沉,起身的同時,只道了句,“你將她病例發到我郵箱一份。”

      歐陽策點了點頭。

      隔壁的檢查室里,女醫生為舒窈做了個全面的b超檢查,雖然暫時看不出孕囊有異常,但還有擔心,又給她洗了下胃,徹底清除胃部殘留的藥物。

      以確保萬無一失。

      全部都做完,舒窈胃里空空的,反復的洗胃,也讓身體有些不舒服,但從醫院出來,她的精神狀態卻出奇的好。

      可能是得知孩子平安無事,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

      回到家后,厲沉溪讓保姆做點粥,和清淡的小菜,等她餓了時再吃。

      悉心的照顧,讓她倍感溫暖。

      厲沉溪還要去書房忙,舒窈休息了一會兒,和莫晚晚微信全面解釋了下,聊了會兒天,便下樓親自做了點西米露。

      做好后端著一碗西米露上樓,敲了敲書房門,卻半晌都無人應答,隱約才聽到里面傳出嘩嘩的水聲,舒窈便直接推開了門。

      書房的窗戶敞開著,夜風將桌上的文件吹亂了,舒窈放下了手里的西米露,過去收拾,無意中瞟見了他電腦中的行程安排,看著明日澳洲兩字時,視線僵住了。

      他要出差嗎?

      也沒多想,低頭又繼續將散落地上的幾本書籍收起,無意中,夾在某書中的一張親密照,不經意間滑落地上。

      照片中,女人淺笑嫣然,清麗的容顏,神情中燦爛,看樣子是幾年前的韓采苓,那時候素顏的她,還真是猶如出水芙蓉,美的傾國傾城呢……

      舒窈低垂下了眼簾,時至今天,他還保留著她的照片,夾在常用的書中,這又是何用意呢?

      念念不忘,還是深情長情呢?

      她深吸了口氣,按了按有些發疼的心口,重新將照片放好。

      正欲離開,剛轉身,就看到了正從浴室里出來,渾身上下愛只裹了條浴巾的他,深邃的眸光,灼灼的落在她身上。

      舒窈有些心不在焉,突然看見他,還有些驚住,后退一步,不慎撞倒桌角,幸好厲沉溪上前一步,直接將她拉入了懷中。

      兩人肌膚相貼,他此刻正赤、裸著身體,她恍若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結實的肌肉以及彰顯著男性魅力的人魚線,線條干凈利落,全數暴露眼前,舒窈難免心肝猛顫,臉頰瞬間就漲紅了。

      “看見什么了?這么驚慌?”他淡淡的,一雙深沉的眸子,經過水汽蒸過,越發迷離,渾身散發著淡淡的沐浴露清香,此刻正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舒窈有些尷尬,咽了下唾沫,別過臉,而心臟卻不爭氣地跳動如闖入的小鹿。

      厲沉溪轉眸掃了眼自己的電腦屏幕,淡然勾了下唇,看著她緋紅的小臉,嗓音低醇,“我要出差去趟澳洲,明天就走。”

      她點了點頭,別扭的想要從他懷中掙脫,卻還有些不得允許。

      接著,下巴就被他快速的捏了起來,深邃的眸光迎著他的臉龐,“想不想和我一起?”

      舒窈微愣,視線在他臉上膠著。

      想到之前的法國之行,沒有留下什么美好的回憶,反倒還驚悚不少,她連忙搖搖頭。

      厲沉溪卻笑了。

      “不想去?”他清淡的嗓音聽不出喜怒。

      她低了低頭,又擔心他多想,手語解釋說,“政兒還小,我不想離開孩子太久,而且你去澳洲也是為了公事,我去了不合適。”

      解釋的倒還算得當,厲沉溪也就沒再強迫著她,旋即松開了手,拿起她之前放在桌上的西米露,端起來喝了一口,“味道還不錯。”

      她淡然一笑,錯身走出了書房。

      厲沉溪出差澳洲,肯定一走就是十天半個月的,這段時間,她正好可以好好養胎,等他回來了,差不多也過了三個月,胎也穩了,再告訴他懷孕的消息。

      • 最恨長情東流水 截圖1
      • 最恨長情東流水 截圖2
      • 最恨長情東流水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插逼逼,欧美视频亚洲视频,q2002电影影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