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pl0w"><option id="opl0w"></option></table>
<acronym id="opl0w"><meter id="opl0w"><address id="opl0w"></address></meter></acronym>

      1. 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南宴司徒盡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

        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

        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

        10.0

        手機閱讀

        來源:原創書櫥

        作者:放點蔥花

        時間:2019-08-09 19:06

        評語:竟然成為了低等人類。

        南宴司徒盡小說叫做《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這里有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小說在線閱讀。南宴司徒盡小說主要講述了:南宴作為一個系統,在被入侵病毒攻擊過后,竟然成為了低等人類。上天還給她賜了一個漂亮的王爺司徒盡當老公。

        精彩節選:

        南大夫人受傷,大夫也來瞧過了,傷了手燒毀的嚴重,日后這手也會留下疤痕。

        “謝謝大夫,來人,送張大夫出去。”伺候在南大夫人跟前丫鬟燕兒交代了一聲,大夫才送出去,床上的南大夫人便醒來了。

        瞧著自家夫人醒了,夢兒連忙靠近了過去,擔憂道,“夫人您怎么樣?”

        “我還能怎么樣.....”南大夫人痛苦不已,看著自己燒黑的一只手,更是眼淚在眼眶內打轉。

        當時那會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竟然會雷聲劈進了屋內,恰巧也劈到了她身上。

        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被人戳脊梁骨,連忙朝身邊的燕兒說道,“此事不可聲張出去,若是旁人聞起來,你就說我是給南兒親自下廚燒著手了。”

        “是,夫人放心,奴婢一會就去叮囑。”燕兒說著這話,又想了什么,“大小姐被盡王帶回去王府了,那東西可曾喂大小姐吃了下去?”

        “自是不曾。”南大夫人想到這,眼底掠過狠意。

        這些年她將南宴放任不管,任其自生自滅,沒想到她竟活到了及笄的時候。

        若是如此倒也不至于讓她對南宴這般不留情,只是老爺與那司徒盡本就是死敵,南宴嫁過去讓兩家的關系如此尷尬。

        這日后也會影響到南家的前程,老爺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才對她兒有了看重。

        眼下又因此事影響,只怕南二夫人那個賤人又要借著此事興風作浪。

        “燕兒,你今日便去盡王府,便說你是我打發去給南宴的陪嫁丫鬟。”

        南宴出嫁時根本沒回府,反而是從斗毆場出來被司徒盡給救下了,順勢便在王府成了親。

        這也讓她沒有了第二次下手的機會,如今添個人過去也算剛剛好。

        “是,奴婢這就去收拾東西。”燕兒微微點頭,連忙退了下去收拾。

        南大夫人見著人出去,不禁嘆息了一聲,半瞇著眼眸掩去了眼底的狠戾。

        當年這南宴本就是個棄嬰,她能讓她成為自己的女兒在這南家活了這么多年,也算對她有恩。

        如今要取了她的性命,全當是將這條命還給她罷了!

        要不是當年南二夫人作妖,害得她頭一胎孩子胎死腹中,她又怎會去讓人撿個女嬰回來桃僵李代。

        越是見著南宴,越是日日都在提醒她當年胎死腹中的苦楚。

        南宴被司徒盡帶回了王府,交代人好生照料她,隨即人便進宮去了。

        回到了寢殿內,南宴現在動彈不得,脖子以下算是高位截癱了。

        這會青竹進來,連忙朝自家主子行禮,“王妃,您讓人帶回來那蘿卜可是要烹飪了?”

        “烹飪?”南宴想起正事,“那蘿卜拿過來,我可沒打算吃。”

        既然度巴在蘿卜體內,要是直接吃了這可就麻煩了。

        她現在縮在了這破人類的身體內,也得想辦法離開回去巴羅總區才行。

        巴羅星球多么美好,哪里像這破地方,處處人心險惡。

        “是,奴婢這就取來。”青竹這會出去拿了蘿卜過來,忍不住心里嘀咕,王妃倒是喜好特別,不愛金銀珠寶也不愛那些奇珍異寶,竟是對這平常的白蘿卜有些看重。

        這蘿卜除了能拿來吃,還能拿來干嘛?

        帶著滿心的疑惑,青竹將蘿卜放到了床榻便上。

        南宴見此,皺起了眉頭,“將這蘿卜給我綁起來掛在帷帳上,記住了得五花大綁,能綁得多結實就綁多結實!”

        “啊?”青竹訝然。

        “啊什么啊,趕緊的。”

        “哦.....”青竹只得照做,很快便綁好了。

        而度巴一直都在裝死,見到自己被捆綁起來,忍無可忍的怒罵道,“好你個南宴,本大爺堂堂一枝獨秀的毒霸,你竟然如此羞辱我!”

        “羞辱?呵!”南宴這才發現這蘿卜說話也只有她能聽到,余光瞥了一眼僵硬著身體不敢動的度巴,“我就是羞辱你了怎么著了?要不是你,我能到這破地方,還能有這么個笨重不的破身體?羞辱你這都算是客氣的,放心后面夠你玩。”

        “卑鄙無恥下流!南宴你有本事放開本大爺,本大爺能打得你腦子開出豆腐花你信不信!”

        青竹見到自家王妃對著一個蘿卜自言自語,感到十分怪異,不禁擔憂道,“王,王妃,您沒事吧?”

        莫非是王妃在斗毆場受傷這幾日還未曾痊愈,或是傷及了腦子,才會如此說話前言不搭后語的?

        “我沒事,我累了你先下去吧!”南宴見到青竹還在這杵著,趕緊讓人出了去。

        青竹點了點頭退了出去也不敢多問別的,想來還是去稟報管家,看看是不是該再去請太醫來一趟。

        ....

        司徒盡去了宮里,宮中天子召見,特意為他新婚之喜讓人備上了一份禮。

        此番大殿之上,宮人將禮呈到了他面前。

        下一刻便掀開上面的紅綢,當見到里面放著的乃是一直碧云簪時,司徒盡俊美的臉上的笑意稍稍凝結,妖冶的紫眸抬眼對上了高高在上帝王的視線,漠然道,“陛下這是?”

        “賀禮,聽聞盡王妃天生麗質相貌出眾,人如碧玉般玲瓏通透。朕這禮該是前幾日就該讓人備上的,奈何事物繁多竟是忘了此事。”蕭銘淵面不改色看著殿下的人,眼中毫不掩飾的嘲諷之意。

        殿內寂靜了半響,司徒盡垂眸拱手,“臣代王妃謝陛下所贈。”

        • 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 截圖1
        • 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 截圖2
        • 邪王追妻:王爺,我只是個系統!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插逼逼,欧美视频亚洲视频,q2002电影影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