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eotv8"></strike>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sub>

        <sub id="eotv8"><listing id="eotv8"></listing></sub>
      1. 沈鳴鸞楚天霖小說by東籬-沈鳴鸞楚天霖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短篇 >

        沈鳴鸞楚天霖小說by東籬

        沈鳴鸞楚天霖小說by東籬

        發表時間:2019/10/24 8:32:09 作者:東籬

        主角沈鳴鸞楚天霖小說《帝盼鸞歸》是作者東籬所著,小說情節設定精妙絕倫,實屬佳作。帝盼鸞歸小說內容精選:楚天霖想要轉過身的,卻又在瞬間生生止住了。朕是君,她是臣!沈鳴鸞!楚天霖怒極,掐著沈鳴鸞的下頜,手不由又加重了幾分力道。意識到他話的意思,沈鳴鸞心里頓時一顫,眼底閃過落寞,卻又快速斂去。

        帝盼鸞歸推薦指數:★★★★★
        >>《帝盼鸞歸》在線閱讀>>

        《帝盼鸞歸》精選章節

        最關心的還是坐在對面的蘇鍺和蘇靜蓉兩人!

        蘇鍺自是希望沈鳴鸞能為蘇靜蓉說上幾句好話。

        而蘇靜蓉,卻滿心的忐忑,就怕從沈鳴鸞那里聽到“封妃”二字。

        她從來就不希望進宮為妃!

        “陛下,蘇小姐才貌出眾,品行端莊,這一舞更是傾城!若說賞賜,這最好的賞賜只怕就是能得陛下青睞,長伴君側,恩寵一世!”

        沈鳴鸞緊攥的拳頭,在話音落下時,松開了。

        可她的心,卻揪得隱隱作痛。

        她竟要親自為他選妃。

        苦澀,在沈鳴鸞清冷的眸子里,一閃而過。

        蘇靜蓉亦神色頹然,滿目瘡痍。被欽慕的人,欽點入宮。這滿腔的情愫,只能獨自咽下。

        蘇靜蓉的心,隱隱作痛!

        “沈愛卿所言甚是。”楚天霖點了點頭,臉上不見半點悅色,他目光幽幽的盯著沈鳴鸞,眼底不明情緒在翻滾。

        沈鳴鸞對上他的目光,心頭微微一顫,竟生出了懊悔之意。

        可蘇靜蓉封妃入宮,已成定局。

        “蘇氏長女蘇靜蓉,出身名門,靜容婉柔,端莊淑睿,深得朕心,封貴妃,賜靜號!”

        楚天霖話音落下,蘇鍺神色激動,帶著蘇靜蓉連忙跪在了大殿上。

        “謝圣上隆恩!”

        “臣女謝恩。”

        封貴妃,賜靜號!

        蘇靜蓉當真是深得楚天霖的心。

        畢竟,開國以來,還未曾有先例,哪家千金在選妃宴上就被冊封貴妃、賜號的,如此殊榮,唯有蘇靜蓉一人而已!

        看著叩謝皇恩的蘇靜蓉,沈鳴鸞心緒繁雜,深藏衣袖的雙手,攥緊成拳。

        如此也好,這是自己選的女子,送到他的身邊,今后他就有了貼心之人了!

        可心怎么還是悶得厲害?

        沈鳴鸞垂眸,神色黯然的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千金獻藝繼續,沈鳴鸞杯中酒,一杯接著一杯。

        兩個時辰后,風華宴,以楚天霖賜封一貴妃三嬪妃落幕。

        威武將軍府,韓柏之女韓芷蘭為蘭妃。

        國公府,趙立之女趙玉慧為慧妃。

        郡王府,李啟之女李麗云為麗妃。

        隔日,蘇靜蓉四人便同時被轎輦抬進了后宮……

        甘露殿。

        楚天霖眸光晦暗的看著沈鳴鸞,語氣意味不明道,“沈愛卿,聽聞今日早朝后,你去了萬花樓聽曲?”

        萬花樓,帝都有名的茶樓,唱曲說書皆有,是世家子弟喝茶消遣之地。

        “回陛下,散朝后,在長興街微臣偶遇玄王爺,受王爺邀約,在萬花樓小坐了片刻!”沈鳴鸞情緒低落的回道。

        昨夜喝了不少的酒,她此時身體還覺著有些不適。

        心底壓抑的情愫,亦是讓她此刻不愿與楚天霖獨處。

        玄王爺,玄風,東啟國唯一的異姓王。

        祖上是開國功臣,封了世襲爵位,之后再無建樹,到了玄風這一代,就空有頭銜了。

        玄風又無心朝堂,沉迷醫術,一心鉆研其中,是個閑散王爺。

        曾多次幫沈鳴鸞解了軍中士兵惡疾,兩人便有了交往。

        沈鳴鸞與玄風的交情,楚天霖自是了解的。

        只是他心底憤懣的是,沈鳴鸞一點都不在意他納妃之事。

        一想到,只有自己一廂情愿的在意著沈鳴鸞,在意著彼此的感情,楚天霖的心底就生出惱意,“沈鳴鸞,你就一點都不在意我納妃?”

        突如其來的質問,沈鳴鸞神色一怔。

        意識到他話的意思,沈鳴鸞心里頓時一顫,眼底閃過落寞,卻又快速斂去,她故作平靜道,“陛下納妃,后宮不再冷清,微臣替陛下高興。”

        一直緊盯著沈鳴鸞看的楚天霖,見她波瀾不驚的,說出為他高興的話,他心里頓時怒火中燒。

        大手用力的鉗著沈鳴鸞的下頜,聲音冷冽道,“沈鳴鸞,你是沒有心的嗎?我對你是什么感情,你難道就感覺不到?”

        下頜的疼痛,讓沈鳴鸞臉色微變,她吃痛的皺了皺眉,卻忍痛咬著牙,故作冷漠道,“微臣只知,陛下是君,微臣是臣!”

        哪怕心里隱隱有感覺,楚天霖對她是有情義的!

        可她絕不能回應。

        楚天霖是東啟國的君,而沈鳴鸞只是他的臣子!

        他們之間,有的只能是君臣之義,摻雜不得兒女私情。

        她希望,楚天霖受百姓敬仰,而不是遭世人非議,背負龍陽之名!

        “沈鳴鸞!”楚天霖怒極,掐著沈鳴鸞的下頜,手不由又加重了幾分力道。

        眉頭緊蹙,沈鳴鸞眼底痛色更深,可她卻執著的、無所畏懼的與楚天霖的目光碰撞著。

        本該怒極的,看著她發白的小臉,楚天霖又心生惻隱,終究不忍心傷害她,只能憤然將她甩開。

        沈鳴鸞砰的跌坐在殿上。

        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楚天霖幽深的目光落在她下頜的指痕上,懊惱的情緒又涌了上來,有些心疼。

        目光一寸一寸的描繪著沈鳴鸞精致的五官,楚天霖的心砰砰砰,加劇跳動,悸動充斥心間,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沈鳴鸞。

        “出去!”驟然回神,楚天霖怒不可遏的轉身。

        心底的怒氣,不是因為沈鳴鸞,而是他自己!

        楚天霖惱怒自己是一國之君,怎可輕易受人影響,左右情緒?

        就算沈鳴鸞特殊,也不該如此!

        “微臣告退!”清冷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楚天霖想要轉過身的,卻又在瞬間生生止住了。

        朕是君,她是臣!

        楚天霖在心底告誡著自己。

        甘露殿外,沈鳴鸞的腳步聲漸行漸遠,直至聽不見也,他方才轉過身來。

        深邃幽深的眸子,眼底是無奈,是掙扎……

        “陛下,夜深了,您該歇息了!”李連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自下午,沈鳴鸞離開后,楚天霖就在這甘露殿練習書法。

        這滿殿,被揉做一團的宣紙,隨處可見,李連卻不敢讓宮女進來收拾。

        李連有悄悄撿起一個紙團子看過,上面赫然寫著的是沈鳴鸞的名字!

        李連驚心,不敢深想。

        聽到李連的聲音,楚天霖終于有了動靜,深深凝視了一眼宣紙上的三個字,他唇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弧度。

        “回甘泉殿!”拂袖,案上的宣紙飄然落地。

        楚天霖一腳踩在了那三個字上,毫不猶豫朝著殿外走去。

        李連看了眼那宣紙,目光閃了閃,又趕忙跟了上去。

        “陛下,今晚,您是否宣后宮娘娘侍寢?”李連小心詢問道。

        雖然納了妃,楚天霖卻沒有半點要召見她們的意思。

        楚天霖駐足,李連的話,讓他幽深的眸子了閃過一道暗芒,唇角勾起了冷笑,“去毓秀宮!另外,宣鎮北將軍毓秀宮見朕!”

        帝盼鸞歸

        帝盼鸞歸

        • 評分:10
        • 簡述:女扮男裝
        • 來源:盒子
        • 作者:東籬

        不嫁何撩。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