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umnow"><form id="umnow"></form></code>

    1. <track id="umnow"><strike id="umnow"></strike></track>
    2.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by敲羅打節-冷酷首席的小淘妻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總裁 >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by敲羅打節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by敲羅打節

      發表時間:2019/8/15 9:46:40 作者:敲羅打節

      敲羅打節原創小說《冷酷首席的小淘妻》講的是趙南笙厲少爵之間的故事,這里為您提供冷酷首席的小淘妻敲羅打節小說閱讀。我也不打算去追蹤厲少爵的行蹤,張嫂卻敲門進來,說是我的朋友打電話給我。我的朋友除了阮晴天,可沒別人了。這通電話,是趙南茜的朋友打來的。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推薦指數:★★★★★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在線閱讀>>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精選章節

      如此誘人的條件,厲少爵竟然還是無動于衷,連個眼神都不給我,就這么從我身邊走過去了。

      見他朝樓下走,好似要出門。

      我立馬叫住他:“老公,吃了午飯再出去吧。”

      厲少爵的腳步頓住,人沒有回頭,腳倒是朝書房走了。

      我舒了一口氣,不管怎樣,人總算留了下來。

      在醫院里待了一夜,身上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我去浴室沖了個澡,換了套比較舒適的家居服。

      趙南茜留下的那些衣服太過性感,不是我喜歡的風格,我重新添置了幾套休閑款的。

      本想化個妝,又覺得厲少爵見多了精致妝容的女人,說不定素顏還能讓他眼前一亮。

      我對自己的臉蛋一向自信,陳淑琴沒給我母愛,倒是給了我一張漂亮的臉。

      攏了攏耳發,我準備去書房刷存在感,剛到門口,就聽見里面有動靜。

      “先生,這是我親手煮的茶,我特意去學過茶藝,你嘗嘗口感如何。”

      曾麗這動作可真夠快的。

      我也不進去,半倚著門口,饒有興致地看曾麗如何勾引厲少爵。

      厲少爵賞臉,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似乎很好喝的樣子,臉上透出回味的表情:“挺不錯。”

      厲少爵什么高級茶沒喝過,我并不信曾麗煮的茶真有多好喝,這品的不是茶,怕是人吧。

      曾麗一聽,臉上露出嬌羞的表情,又給厲少爵添茶:“先生喜歡,那我以后天天煮給先生喝,我會的東西很多,先生一定會喜歡的。”

      這是在暗示啊。

      說話就說話,靠那么近做什么,曾麗胸前那兩坨肉都恨不得粘厲少爵身上去了。

      厲少爵也沒有拒絕的樣子。

      男人,果真是下半身動物。

      厲少爵漫不經心的晃著茶杯,嘴角勾起一抹淺顯的弧度:“身上挺香的,用的什么香水?”

      這話聽起來怎么這么耳熟?

      不久前厲少爵不就對我說過類似的話嗎?

      厲少爵到底對多少女人說過這樣的話?

      曾麗臉都紅了,一臉少女懷春的模樣:“這是香奈兒新出的款……”

      “喝茶呢。”我笑著打斷曾麗的話,走了進去,不動聲色地橫在兩人中間:“正好我也渴了,曾麗,也給我煮一杯吧。”

      被攪了好事,曾麗臉色一下就垮了下來,表面恭敬,故作神色尷尬地說:“少夫人,茶葉沒了。”

      曾麗肯定是從張嫂那知道厲少爵不待見我,才會如此怠慢。

      我一個凌厲的眼神看過去,冷聲道:“沒有就去拿,厲家還能少了茶葉?”

      “是,少夫人。”曾麗不情不愿的出去了。

      曾麗出去后,我一回頭,就見厲少爵氣定神閑的喝著茶杯里剩下的茶,我現在有些后悔將曾麗留下了。

      我笑瞇瞇地打破沉靜:“老公,你要不要去洗個澡?”

      厲少爵恍若未聞,目光看向墻上:“你看那副畫如何?”

      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目光瞬間被墻上掛著的畫凝住了。

      畫中,一名少女身處一片紫色花田,臉上露出爛漫的笑,再美的花,在少女絕世容顏下都黯然失色,成了陪襯。

      那是秦天明作的畫。

      而畫中人,正是趙南茜。

      那片花田,他帶我去過,沒想到,他也帶趙南茜去過。

      這幅畫應該就上次秦天明賣給厲少爵的,沒想到他將其掛在書房里。

      厲少爵在拿到這幅畫時,就應該認出上面的人,可他為什么還要掛起來?

      我不懂厲少爵什么用意,面色平靜地評價:“畫功了得,不過畫上的人看著怎么跟我有幾分相似,這是老公找人特意畫來送給我的?”

      后面的話不過是我故意說的。

      沒想厲少爵還真大方的送給我:“你生囡囡有功,這畫是給你的獎勵。”

      我才不信這樣的話,嘴上卻笑著說:“謝謝老公,老公你真好。”

      厲少爵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我下意識瞥了眼手機屏幕,來電顯示是劉菲菲。

      他倒也沒避諱,或者說壓根就不用顧慮我的感受,直接在我面前接通,不知那端說了什么,只見他面色一下子凝重起來:“好,我馬上過來。”

      劉菲菲手段可比我高明多了,一個電話就把厲少爵叫走了。

      中午多加的兩個菜,我讓張嫂倒去喂狗了。

      深夜了,厲少爵還沒回來,定是被劉菲菲絆住了。

      我也不打算去追蹤厲少爵的行蹤,張嫂卻敲門進來,說是我的朋友打電話給我。

      我的朋友除了阮晴天,可沒別人了。

      這通電話,是趙南茜的朋友打來的。

      趙南茜朋友太多了,我也不知道誰打的,萬一說錯話就露餡了,也就讓張嫂掛了。

      沒過多久,電話又打來了,張嫂又來敲門:“少夫人,你接一下電話吧,章小姐說有急事找你。”

      姓章,我記得趙南茜確實有一個玩得很好的朋友叫章海怡。

      我想到或許能從章海怡這里打探出一點有關孩子的下落,也就下樓去接電話了。

      我學著趙南茜以前跟章海怡說話的口吻,開口問:“海怡,這么急找我什么事?”

      章海怡應該在夜場,那邊很吵。

      “茜茜,我看到你老公了,正跟一女的在一起呢,你快過來。”

      厲少爵也去夜場了?

      章海怡告訴我地址,我換了件衣服就去了。

      趙南茜應該是這家夜場的常客,我一到那,經理就來跟我打招呼,套近乎。

      我按著章海怡給的包廂號,直接去了六樓。

      這里面的燈光很昏暗,我抬著頭看包廂號,也沒注意,轉角處就撞上了一個男人。

      我連忙道歉:“不好意思。”

      道完歉我錯身就要走,男人卻忽然抓住我的手臂,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你怎么在這里,怎么逃出來的?”

      男人的話讓我整個神經一下子繃緊了,警惕起來。

      我并不認識眼前的人,我被趙南茜囚禁的事,也只告訴過秦天明跟阮晴天,眼前這個男人為什么會用‘逃’這個字?

      難道對方把我當成了趙南茜?

      可也不對。

      我用力掙脫手:“你誰啊,我又不認識你,耍什么流氓。”

      這個男人沒由來的讓我感到恐懼,特別是那雙眼睛,透著強烈的占有欲。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

      冷酷首席的小淘妻

      • 評分:10
      • 簡述:總裁言情
      • 來源:微閱云
      • 作者:敲羅打節

      他們之間是否還存在幾分真心。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9023173號

      雨宫琴音在线观看,插逼逼,欧美视频亚洲视频,q2002电影影视院